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安審』说谎家 | 【六】

【刀剑乱舞乙女向同人】

【大和守安定x女審神者】

【一刷本宣】

【二刷印量调查】


其之一

其之二

其之三

其之四

其之五

其之六「真实的界限」


——我问你,我被你所爱吗?


*

“! ”

大和守安定一下子睁开了双眼。他轻轻喘了口气,努力眨了好几下眼睛才看清楚上空的天花板,将记忆一点一点地从睡魔中夺取回来。

除了刚醒来心跳有些快之外,身体并没有任何的不适和痛感;他吸了吸鼻子,闻到丁子油的清香。柔和的光线从窗子照射进来,可以隐约听到外面时不时响起的鸟鸣。

走廊上有小孩子般咚咚咚的跑动声和细碎清脆的笑声。

大和守安定努力地回想着:他记得他昨天是在京都的战场……一个人走散了……然后遇见了審神者……

空白一片的大脑突然全部都回想起来,连忙准备起身,却在一个转头看到了就睡在他旁边的她。

少女手里还紧紧地攥着手入棒,脸上大部分已经被包好了纱布,只是透过缝隙还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昨天战斗遗留下的伤痕。大概是今剑他们一行人最后发现了他们两个吧,大和守安定想。否则,还真是不知道要如何收场了。

他犹豫着伸出手去,轻轻地抚上少女的脸颊,然后就看到自己的护手完好无损地戴在自己的手上,掌心也没有一点水泡和伤痕。

但人类与付丧神不同,那些可怖的伤口一时半会儿无法消褪,只能用药物来减轻痛楚。视线向下,少女的手臂上也扎着一些纱布,那一丝不苟的手法一看就是药研藤四郎的杰作——这个本丸也只有他略懂一些对人类有用的医术了。

少女睡得很沉,完全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长长的睫毛垂下来,伴随着均匀的呼吸轻微地颤抖着。大和守安定就这样,聚精会神地端详了她好一会儿,这才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离少女的距离是如此近,以至于鼻尖都要挨着了。

“!!”

大和守安定猛一个捂住了嘴,如鲤鱼打挺般从地上弹了起来。尽管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哪种做法更失礼,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刚刚近在咫尺的、少女身上淡淡的体香,以及目光可及之处,那一抹带着浅浅嫣红的唇瓣。

想到这里,大和守安定觉得脸上像是要发起烧来,忍不住举起双手,“啪啪”拍了两下自己的双颊。

然而他这一个动作却似乎是惊扰到了少女,只见她闻声皱了皱眉头,喃喃自语着什么,大和守安定努力辨别了一会儿,才发现原来喊的是他的名字。

“安……定……安…………定………………”少女含混不清地来回念叨着,而眉头也是越锁越紧,直到最后突然睁开了双眼,然后像是被电击一般猛地坐起来:“安定——!!”

少女仿佛刚从噩梦中醒来一样,整个人还惊魂未定,然后一转头就看到了坐在她对面,同样愣愣地看着她的蓝发少年。她几乎是想都没有想,就扑过去一把紧紧抱住了他。

大和守安定被少女一连串的反应吓了一跳,脸上不自然地泛起了微红,双手僵直地举着不知道要往哪里放好。

“真的是太好了……安定还在……你没事……”少女语无伦次地说着,声音里还隐约带着些许哭腔。她抱住他的力度很紧,仿佛要确认他是真实的、实实在在坐在她眼前的大和守安定,而不是梦境或者是幻觉。

感受到少女在微微颤抖,大和守安定深呼吸了一下,缓缓垂下手臂,一只手轻轻环住了少女,像是安慰一般地拍着她的后背;另一只手则抚上了她的脑袋,笨拙地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

少女将脸埋在少年的胸口,紧紧地闭着眼,努力让不让泪水再次夺眶而出。而对方如此温柔的对待,让她一时间有些恍惚,那些伤痛、郁结与不安,仿佛一眨眼全部都飞去了遥远的地方。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终于得以止住,胡思乱想也终于沉寂下来。

冷静下来的少女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她仰起脸,却好巧不巧对上对方的眼睛——如湖水一般澄澈,又似海水一般深邃,她觉得自己仿佛要被吸进去一样,于是连眨眼都忘记,就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直到少年极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她这才发现对方有些微红的脸。一下子少女也感觉自己血液上涌,整个脸变得像要冒蒸汽一样烫。她赶紧松开了手,一瞬间两人都有些不自在。

“对了,安定……没事了吧?还有哪里痛吗?”企图打破这有些微妙的尴尬气氛,少女赶紧将话题岔开。

“不痛了,谢谢……”大和守安定犹豫了一下,“还有……对不起……”

“已经过去的事就不要再说了,”少女比了个手势打住了他。

“现在你平安无事地在这里,对我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

大和守安定默默垂下了眸。

也对。事到如今,或许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大和守安定知道自己或许有些钻牛角尖,但他绝对不是钢铁心肠。若是说过去他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糊涂,直到昨天亲眼看到審神者为他做的一切,他终于再也无法熟视无睹。

感激的心情自然不言而喻,而更多的,还有一种别的什么情愫在悄然滋长。

他开始变得想要跟随她了——这是一开始他绝对无法想象的事情。

大和守安定再次看向她。少女跪坐在他面前,个子比他稍稍矮一点。深栗色的头发还没来得及打理,就随意地披散在肩膀上。暗紫色的瞳仁,平垂着的眉毛,似乎与他见面时相差无几,却又仿佛天差地别。

而随后他的视线下移,却意外地看到了少女光裸着的脚上,还没来得及做任何处理的青紫痕迹、磨破的水泡和点点污血。

“你的脚……”他下意识就问出声。

“啊……别在意。”少女一边歉意地笑着,一边将脚往身后缩了缩,“昨晚回来忙着给大家手入还没来得及,我等下就去找东西包上……”不料少女话还没说完,大概是因为动作刚好牵动了伤口,只见她“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连表情都变得扭曲了。

大和守安定连忙制止她:“你别动!”

紧接着他又说道,“稍等一下。“

然后不管不顾少女惊讶和疑问的目光,大和守安定起身小跑出门。

不一会儿他端着一盆热水和毛巾回来了,认真地半跪在少女身前,挽起袖子就对她说:“把脚伸过来。”

“等……安定……?“

“脚,受伤了吧?“他直视少女。

审神者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并不回答,只是偏开头不去看他。大概是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想到反驳的话,于是一边慢吞吞地变换了坐姿,一边嘴里小声嘀咕着,“你还好意思说我。”

大和守安定歪了歪脑袋,选择装作没听到。

姑且算作得到了少女的默许,他伸手小心翼翼地轻握住她的脚。然而近距离一看,少年不禁更加皱起了眉。情况或许比他预想的还要严重——脚踝处是大片大片已经透出紫色的淤青,脚后跟和脚掌几乎都被磨破了,血液流出又凝固在皮肤上,与尘土和沾到的污渍混在一起,显得格外刺眼。他默不作声地拿着毛巾在热水里浸湿,拧干,仔细地为少女清理着伤口。

少女双手向后撑着地板,任凭安定的摆布。老实说她此刻觉得自己窘迫极了,因为之前根本没想到会在手入的时候睡着,也更没想到面前的这个少年竟然会另辟蹊径做出这样的举动。她这时候才想起来摸一摸自己脸上——幸好是满满地贴着膏药和纱布,否则要是深重的黑眼圈、油光发亮的面庞和满脸骇人的伤口全部让自己的近侍刀尽收眼底,那她简直是立马就想辞职不干了。

想逃。可是又不由得贪恋起眼前的这份温暖;少年温热的掌心握住她的脚后跟,手指时不时碰到她脚背的肌肤。动作非常轻柔,本来已经痛到麻木的双脚在他一点一点的擦拭按摩下逐渐恢复了知觉。她偷偷瞄了瞄他,看见他专注又认真的眼神;前额的刘海和细碎的鬓发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这一切都让她觉得有些害羞。

大和守安定在不小心蹭到少女的脚心之后明显感觉到少女的一个瑟缩。

他紧张地抬头,结果却发现少女的表情有些奇怪,总感觉是在强扯着嘴角拼命不让自己笑出来。突然领悟到了什么,他情不自禁地又多用手指蹭了蹭那个位置。

“——!!”

少女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不知道是由于太过震惊还是觉得实在有趣,大和守安定竟然一时间忘记了正事,开始一本正经地挠起了少女的脚掌心。这下轮到审神者缴械投降了——她忍不住放声大笑,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活像一个撒娇打滚的小动物。

“住,住手!”

回应她的是更加激烈的动作。

最后两个人都笑累了,少女很没形象地大字型往地上一躺,“是我输了。”

大和守安定弯了弯眼睛,“承让。”

審神者鼓了鼓脸颊,有些不甘心地向少年的方向看去,却发现少年正巧也在看她——一瞬间满载着笑意的眸子四目相对,两人对视了一会儿,竟是都不约而同地笑出声来。

少女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认真地对少年说,“安定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我想多看看你笑的样子。”

 

*

  “我们这是要去……?“

   大和守安定不解地向少女歪了歪脑袋。

   之前手入完毕后,大和守安定一出门几乎就被今剑、五虎退、乱藤四郎等齐齐地围了个水泄不通。虽然是一群稚嫩的脸庞,却先是无微不至的问候,以及严肃地告诉他以后不准再乱来。临走的时候每个人还往他手里塞了一堆的东西,大和守安定一看,有晶莹剔透的酒,有各式各样包装精美的和式点心。他有些不解地抬头冲他们投去了疑问的目光。

   “慰问品啦!”乱藤四郎笑眯眯地说道,“主人说,今天晚上开宴会哦!”

所以一开始,審神者叫他准备一下出门的时候,大和守安定还以为是要去万屋。

一边想着“去万屋那种地方大概是加州清光会更加雀跃吧,”一边还是迅速地收好东西走到審神者旁边。一开始他还担心少女的脚,不过当他看到少女一脸高兴的神情,又不忍心说出什么劝阻的话。

……罢了,反正还有他跟着呢。只是这么一想,少年就觉得自己的嘴角又要不住地上扬了,连忙抿了抿嘴,悄悄掩饰住了自己的失态。

只是当他发现少女又带着他走到了那个巨大的鸟居面前时,他不由得就开始迷惑起来。

去万屋的话,应该不是这条路才对呀?

少女却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着冲他眨了眨眼睛。随后她握紧了他的手,继续向前,直到走到那个传送时空的广阔草原上。

这个地方目光所及之处几乎看不见什么高一点的树木,清晨的风吹动着草叶,整个草原就宛如波浪一般轻轻摇曳起来,发出细细的响声。

“安定,闭上眼睛。”少女笑意盈盈,大和守安定眨了眨眼看她,猜不透她要干什么。他只觉得她那满脸掩饰不住的笑太过可爱,简直仿佛是要从背后给他变出一束花来似的。

尽管脑子里有千百个疑惑,大和守安定还是顺从地乖乖闭上了眼。

 

 

*

“现在可以睁眼啦!”

等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听到少女的“解禁令”,于是大和守安定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呼吸仿佛停滞了。

“这里是…………”少年声音微颤着开口,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眼睛仿佛进了沙子一般难受,他伸手去揉了揉,一瞬间恍若是在做梦一般。

难以置信。

日升月落,一抹红色从泛着白的东边缓缓浮现出来。柔和的晨光从云层中直泄而下,跌落着拥抱着这大地上的每一个角落。于是沉寂在暗色的大地开始慢慢复苏——被光所笼罩到的地方,青苔消散,铁锈褪去;清风吹过,枯木开出花朵;雄鸡报晓,房门响起动静。

那光从巴掌大的一小束开始,向着所有的方向逐渐扩大,越来越快,越来越广,像是被春天的风催促着脚步,像是润物细无声的喜雨,空气中仿佛都听见蓓蕾绽开的乍响,草木在低语,万物在复苏!

城镇活了。

“这里是……这里是……“少年用手捂着嘴巴,结结巴巴地说着。答案似乎已经变得越来越明朗,可是他就是不敢说出那两个字。眼前的景色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着,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切的一切骤然变得如此熟悉,熟悉得仿佛他就身处昨日;又是那样陌生,仿佛是相隔数百个春秋。

“京都。“少女笑嘻嘻地帮他回答道。

“吱呀——“是房门打开的声音。人们从房屋中蜂拥而出,不一会儿就万人空巷。店铺开始了叮叮当当的开铺声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推着车子的挑着担子的人从青石板街道上走过,木轮与石头摩擦发出滚滚巨响。桥下传来了流水奔腾的哗哗声,身着绮丽和服的妙龄少女嬉笑着走过。

原来如此。这里是……京都。

是他所知道的那个京都,是他所魂牵梦萦的京都。冬去春来,刚好是花最繁盛的季节。春樱争相怒放,一阵风吹过,满街都是斑驳的花雨和香甜的气味。

眼眶湿了。大和守安定连揩掉都忘记,就宛如石像一般站在了原地,任凭那热泪模糊了视线。

審神者见状,上前轻轻牵住了他的手。

掌心传来的热度让大和守安定稍许回过神来,他这才慢慢转头看向審神者,眼里饱含的感情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或感激,或狂喜,或无措,或动容。

到底要如何才能表达——大和守安定纠结了半天,竟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只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早已经把他内心所想完全地写在了脸上。

只听到審神者轻轻对他说道:“昨天你孤身一人的那场战斗……就是整个京都战场,敌人的大本营。因为已经被清扫完毕,所以——“少女伸出手去,刚好接住了一片随风飘来的花瓣。

“那一角历史被守护了下来,这里恢复了它原本的模样。“

大和守安定讶异得睁大了眼睛。

“今剑他们后来找到了我们,虽然他们那边后面也遇到了不小的麻烦,但是所幸大家都得以平安归来。“

“我在想……“審神者慢吞吞地说道,”你应该不可能擅自就脱队,大概是那个时候,你看到了什么对吧?“

看见少年突然垂下头去,眼神游离着不敢看她,少女轻轻叹了口气,却是不动声色地握紧了他的手。

“我说过的,“少女仰头直视他,”你的过去我未参与,也不追究。“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不愿回顾的往事,“少女转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看向远方,”愈是回顾,便愈刻骨铭心。“

 “我们总是想从黑暗中、从伤痛中逃走,可是那些缠绕着人的影子就像梦魇和疤痕一样。既摆不脱也揭不掉,只能在无尽的痛苦之中再添新伤。“

“我原来听说,在与历史修正主义对峙的战场上,有时也会出现一些这样的东西。“少女想了想,继续说道,”我也没有实实在在地见过,所以也不好说——但据说是瘴气形成的灵体,磁场比较强大的地方甚至可能会形成实体。它们多半是根据付丧神过往的心结所形成的东西,所以每个人看见的可能也会不一样。“

感觉到少年的手轻轻抖了一下,少女转过身,整个人面对着少年。

 “要往前走并不需要挥别过去。那过去是属于你自己的,无法改变,无法抹消,无法蹂躏,无法美化,什么都不能。只有你不再视它为伤痛,而将它视作自己无法割舍的一部分,那道无形的伤才会真正结痂愈合。而那勇气最是难能可贵。“

“所以——你真的很厉害呀,安定。“

少女微微扬起下巴,笑靥如花。

少年怔怔地望着她,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在这澄澈晴天下,漫天飞舞的花雨之中,他从未觉得自己如此高兴,高兴得几乎要落泪,高兴得像是要随着这清甜又温暖的气息一同融化。

“谢谢你,“大和守安定轻声说道。

“还有……我觉得,主也很厉害。“

“我没有做什么啦……“少女听到这话却突然羞赧起来。泛起绯色的脸庞与浅粉的樱瓣一道,成了整个风景的一部分。

 

 

*

大和守安定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京都市区陪着審神者闲逛了起来。

本来他是看一眼就已经释然和满足,便提议说可以回去了。不料少女却突然瞪大眼睛对他说,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可以逛逛再走吗?紫色的眼中少有地带上了如同星芒一般的光点,而少女难得的期待又雀跃的表情,让他完全找不到理由拒绝。

審神者走在街上,东张西望就仿佛像是新出壳的小鸡一样兴奋——他原来从没见过少女这般孩子气的一面,她一会儿凝视着香喷喷的烤团子吞口水,一会儿又被那边响亮的打铁声所吸引。

“安定!“少女兴奋地转头叫他,”那一家是不是和服店……!我有点想进去看看……“

大和守安定却根本没有注意她具体在说什么,因为眼看着根本没看路的審神者就要撞上迎面驶来的板车,少年急忙一个上前,一把拥住了她的肩膀,将她带到一边。

看到板车最终与他们擦肩而过,少年总算是舒了一口气。刚想低头看看她有没有受伤,却看见少女在他怀里睁大了眼睛望着他,脸红得像熟透的苹果。

……搞,搞什么啦这个人!大和守安定一瞬间觉得自己的脸上也要开始冒烟了,立刻条件反射一样地松开了手,两个人一下子站开了一些距离,忸怩着谁也没好意思接话。

可恶……!明明之前她主动牵了他那么久的手,早上还那么激动地抱住了他,为什么现在突然害羞了啊……!大和守安定想着想着,只觉得脸上更加烫了。他根本不敢正眼看她。

过了半晌,少女才含混不清地小声开口,“那个……陪我去和服店看一下嘛。“

“……好。“大和守安定这个回答的声音微乎其微,几乎自己都听不见。他此时简直想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

“小姑娘,这一件真的很适合你呀。”

看店的是一个老婆婆,一见他们进来就迎了上去,不一会儿就和審神者开始左挑右选着。

審神者其实也有点不是很自在——大概她最初的目的只是想进来看看,只是不巧碰上了如此热情的店员,一时半会儿估计也脱不了身了。大和守安定跟在后面不由得有些想笑又连忙忍住,为了转移注意力就心不在焉地开始打量着这一屋子令人眼花缭乱的衣服,竟然也有些想起原来的事情来。

新选组的屯所里也曾有几位女性,多半是谁的姐姐或妹妹,一起跟来帮忙打理日常生活。她们的身上不常穿这样绮丽的布料,多半是比较朴实的素色或者偶尔带上一两处印花。只有岛原的那些女人才会浓妆艳抹,梳着华丽的发簪,穿着花纹繁复的振袖。那个地方可真谓是无论何时都歌舞升平,只有香梨艳酒,莺莺燕燕。

他又看向審神者——少女背对着他,只穿着单薄的白内衬和绯色的短袴裙显得她的身形更加小巧了,淹没在这一整屋子的花花绿绿中,看起来好像确实是少了点什么。

大和守安定正在左顾右盼,突然,墙角悬挂着的一件羽织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羽织称不上华丽,但是看着却十分秀美。淡淡的茜粉色从肩胛水墨一般地滑落到下摆,颜色从几乎看不见到逐渐浓重;袖口和下摆的地方浅浅地印着月牙白的细碎樱花。

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跑过去打断了正在与審神者谈得热烈的店员,“那一件,”他手指了指那羽织的方向,“可以拿下来让她试一下吗?”

他明显看到少女吃了一惊,紧接着她转过身,紧张兮兮地用手捂住嘴悄悄冲他比着口型:安定你做什么,我又买不了啊!

少年只是挑了挑眉毛,假装没有听懂的样子。

 

 

*

少年面对着换上一身羽织的審神者,看得一刹那出了神。

那件羽织的大小刚刚合身,简直像是为她量身打造一般。印着碎樱花的袖口刚好盖住少女的手背,露出根根葱白般的手指。少女紫色的眸子,和鬓角垂下的那两根用暗红发带系住的发辫,竟然都与这羽织的颜色和纹样相得益彰。

少女倒是被他的目光看得一脸的不自在,低着头眼睛瞟向别处,“怎……怎么样……?安定……?“

“很好看,“大和守安定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回答了她,然后顿了顿又说,”很适合你。“

“小伙子真是好眼光,“婆婆在一旁滔滔不绝地念叨着,”这件羽织本来就出自有名的裁缝手,就适合她这样年纪的小姑娘。你看,这确实漂亮极了,就像天女下凡一样对不对?“

“……“听到这句话,少女连忙窘迫地打断,”婆婆你过奖了,我哪里像什么天女……“一转头又看见少年忍不住一边偷偷地笑,一瞬间简直恨不得想把自己的头像鸵鸟一样埋起来。

“是呀,很像。“大和守安定笑归笑,最后还是给出了确切的答复。但是少女却觉得更加窘迫了——糟糕。等下回到本丸这事绝对要被沦为笑柄……

话说回来,真的有那么好看吗。少女怀疑地想着,这店铺里没有镜子,她一点也看不到自己的样子,竟然不由得也开始觉得有些遗憾了。

虽然是有些遗憾,但是也无能为力。于是少女又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便准备把身上的羽织脱下来,一边歉意地开口,“对不起,婆婆。这件衣服我不能……”

然而大和守安定却抢在她前面一步伸手阻止了她——然后转向那位老婆婆,“没关系,”少年开口说道,紧接着开始左翻右翻,从兜里翻出一个旧旧的小布袋来。

“我来买。”

“?!?”少女几乎是当场就张口结舌僵在了原地,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说出的话却明显是大脑当机没经过思考——

“安定……你,哪里来的私房钱?”

大和守安定只是翘了翘嘴角,“秘密。”

“不行不行,”少女冲上去抓住他的胳膊要阻止他,“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能让你帮我买这个……”

“哎呀,”一旁的老婆婆插话,“小姑娘,这也是你爱人的一片心意,你就不要客气地收下吧……”

话还没说完,两个人就像触了静电一般差点跳开老远,然后红着脸齐齐开口说道,“不……!我们不是……!”

“哈哈哈哈,”老婆婆却只是捂着嘴哧哧地笑着,像是没有听见一样地自言自语:

“年轻真好啊……”

 

 

*

等到两个人逛完京都,又顺便去了一趟万屋。两手提着大包小包匆匆赶回本丸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一进大门,便看到与以往完全不同的景象。人头攒动,庭院前的空地上被铺好了大块的白净餐布。几乎所有付丧神都在门外忙碌着,一见他们回来,在附近嬉笑打闹的短刀们飞也似的全部聚集了过来。審神者挨个儿低下头去摸摸他们的脑袋,一边从包里掏出了糖果和点心挨个儿递过去。

“……!“眼尖的乱藤四郎一眼就发现了審神者与平日的不同,情不自禁地惊叫出声,”天啊!主人穿着这件羽织真可爱!乱也想要试试和服了……!“

而他这一叫不要紧,原本在各司其职的刀剑也纷纷抬起头来,除去本来就围在周围短刀惊喜的声音此起彼伏,远处也开始有议论声和赞叹声响起。

“哦,这可真是吓到了啊。“鹤丸国永在远处的门口垂着袖子,金色的眼瞳中难得地带上了一丝惊艳。

“是啊,“一旁的烛台切光忠接话,”非常适合主呢。“

“……”尽管提前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这样的场面还是让審神者有点手足无措,就这样有些不好意思地站在了原地,任凭短刀笑闹着将她簇拥着围住。大和守安定看出了她的为难,于是他一边小声地说着借过,一边挤到短刀当中去,一把拉住了少女的手。

“抱歉了各位,我们要先回房间一趟。“

 

 

*

“谢谢你,安定。“少女回到房里,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不客气。“少年眯着眼睛,温和地冲她眨了眨眼睛。

两人相视一笑。

少女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叫住了刚准备出门去帮忙的少年,“安定,你等一下。“

然后她走向房内的隔间,不一会儿就又回来了,手上多出了两把外鞘有着漆黑色泽的刀。

大和守安定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少女之前召唤出的那两柄和他同样的“大和守安定“。

  它们被少女静静地握在手心——尽管曾和他们一起生活过、打闹过,但此时此刻,失去了審神者灵力支撑的他们无法再次化成人形。他们现在看起来,就是两把再普通不过的刀。

“这两位‘大和守安定’,把力量还给我了。“

審神者斟酌着字句,尽管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说,但是最终从嘴中还是艰难地只吐出了这么一句。语毕,她再一次轻轻用指尖摸了摸刀身,像是爱抚着什么细小生灵一般微微叹了口气。

大和守安定也沉默了。外面还有吵闹声和移动东西的声音在此消彼长,相比之下整件屋内却安静得宛如时间定格了一般。

良久,少女才像下定决心一般抬起脸来,她双手举着那两把刀,将它们递到了安定眼前。

在少年看向她的不解目光中,少女开口,“我想……让他们用另一种方式可以看到这个世界。“

“能请你收下他们吗?”

“……大和守安定。“

 

 

*

锻刀房。

乌蓝马尾的少年正襟危坐,双手手背朝下放在膝盖上,上面搁置着那两把刀。而審神者同时也就和他面对面跪坐着。背后的锻刀炉安静地燃着火焰,偶尔一些星点飘散到空中,然后随着烟雾一起散去。

少女将手也放在那两把刀上,集中注意力,缓缓开口念道:

 

“寄身刀剑的神之子啊,请听在下之令。”

“所有之形,所持之念,所到之处,所及之原。”

“以吾之名,命汝——”

“重新链结——!”

 

话音刚落,两把刀上便凭空生出了两簇幽蓝色的火焰,在气流的冲击之下疾速抖动着。说是火焰,其实并没有什么温度,于是大和守安定紧紧握住了刀,那刀和火便像是要融进他身体里一般在他的手掌心里逐渐缩小,最终消失不见。

“好了。“審神者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禁不住呼了一口气,随后站起身来。刚准备招呼少年一起去看看晚上的宴会准备得怎么样了,又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开口问道:“感觉还好吗?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没有……。“少年抬起头,冲着她笑了笑,随后又有些犹豫,过了好半天才慢慢说道,”不过……这样真的好吗?“

“什么?“

“关于选择‘我’这件事。“少年看向審神者,蓝色的眼眸里少见地带上了一丝忧虑与踌躇,”毕竟,‘大和守安定’不止我一个……“

“安定。”少女打断了他。“事到如今,你还不明白吗?“

“你们并不一样啊。”

见到对方疑惑的目光,少女眨了眨眼,接着说道,“怎么?难道你还怀疑我会把你们搞混吗?说起来上次去京都的时候,用本丸那两位拖住我,是你的主意吧?”

见少年有些窘迫地别开了头,審神者情不自禁地轻轻笑了笑。

“我从一开始就分得清楚你们。虽然是同样的‘大和守安定’,但是不管是从气质还是小动作的偏差,多多少少还是有的。”

“一开始我还担心是因为我对你了解得不够,不过后来发现……”然后少女话没说完就停住了,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暗自出神。过了一会儿她才慢慢说道,“说起来……还有位从一开始就称呼我‘主’的呢。居然还有些不习惯……。”

“对不起,我……”少年听到这里,脸上一瞬间闪过了尴尬的神色,连忙插话。

“没关系的。”少女冲他弯了弯眼角,“别在意。”

“安定就是安定。”

“独一无二,不可或缺。即使是一样的外表,也没有人可以代替你。你就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做就好了。”

她转身走到门口,然后笑盈盈地回过头来冲他伸出手——

“快点过来吧。大家都在等我们。“

 

 

*

大和守安定从未发现,夏天的夜晚可以如此美丽。

朗月当空。放眼望去,无云。柔和的月光就从天顶倾泻下来,然后又被荷塘里的水光如镜面一般映照着。若这时有游鱼浮过,那月亮就像被揉碎了一般,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洒得到处都是。

尽管是夜晚,却没有一点昏暗的感觉。门前,树林里,到处都是之前付丧神们挂上的灯笼,有的颜色还不一样。加上徐徐吹过的晚风和池面泛起的水光,整个本丸前的空地就显得流光溢彩。

所有人都聚集了过来。地上铺好的餐布上摆着无数精致的点心和酒,大家一起坐下开怀畅饮。審神者一开始还不太放得开,不过很快就被气氛带动得胆子渐渐大了起来。大和守安定坐在一边的树下,惬意地拿起一个大福——然后就看到審神者被一堆付丧神围着祝酒。少女似乎有些不胜酒力,才几杯下肚脸上就已经浮上了一抹绯红。少年眯了眯眼,张开嘴啊呜咬了一大口手里的大福。

是奶油草莓馅的。酸甜。

“这么难得的机会,你不喝酒吗?”这时候加州清光走了过来,手里还捏着个小巧的酒杯。

“没说不喝啊。”大和守安定就手抄起一个最近空杯子,然后两个人就分别给自己斟上了酒。晶莹剔透的液体在杯中摇晃着,里面明晃晃地映着一轮月亮。

少年看着杯子兀自出了会儿神,接着一仰头就喝空了。

“还要来吗?”对面的少年也一口气喝完了,红色的瞳子带着一丝挑衅,又晃了晃手中的酒壶。

“好啊。”

两人较劲的兴味上来了,正斗着酒,突然就听到那边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欢呼,紧接着他们就看到審神者一把就推开了挤在她身边的付丧神——她已经明显有些醉了,红彤彤的脸庞在月色下格外艳丽;而那股神情和气场,又仿佛和平日里那个生人勿近的審神者判若两人。只见她气定神闲地挽起袖子,一边神采奕奕却又断断续续地开口,“不,不就是想赏花吗,说一声就好了,我们本丸……以后天天都开花……!“

紧接着她一摆手,所有人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灵力波动呼啸着四散开来;紧接着,四周郁郁葱葱的樱花树叶子纷纷掉落,然后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那些粉色的花苞就争先恐后地从各个枝头冒了出来。伴随着细小却清晰的一声声花瓣展开的声音,只用了一眨眼的功夫,所有的树上就缀满了怒放的春樱,环绕着他们几乎连成了一整片花海。

大和守安定看得呆住了,过了好久他才回过神来,然后发现所有人的反应几乎都差不多。少女看到他们惊讶的样子,不知道怎么就变得兴奋起来,一边咯咯咯地笑着,一边转了一圈又一圈,伸长手臂去接住那些随着风飘落的细碎花瓣——她那件羽织也在夜风的吹拂下舞动翻飞起来,与这夜樱纷飞的月色一道,竟是如此相得益彰。

刚刚喝下去的酒这时候劲头上来了。大和守安定只觉得有些热,伸手就去把围巾解了下来。迷迷糊糊中加州清光似乎对他说了一句也要去给主祝酒,大和守安定不耐烦地摆摆手就叫他快去,然后一个人盘起腿把手肘撑在膝盖上,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少女所在的方向。

——无法移开目光。

所有的喧闹声仿佛都渐渐远去,所有的人影也都模糊起来。一片樱海之下,他眼中只看到少女一个人。如雪一般纷纷扬扬吹起的樱花雨中,那翻飞的羽织和暗红的裙摆,以及闪着光的紫色眼眸,和随风扬起的发梢。

熠熠生辉。

 

 

*

大和守安定没有想到自己会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一开始只是眼皮有些沉重,再后来觉得眼前看到的景色实在是宛如梦境一般,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真的合上了眼睛。

等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周围已经安静下来了。似乎已经很晚了,除了次郎太刀等少数几个人还在远处继续拼酒,其他的付丧神几乎都已离场。

夜静悄悄的,只剩下夏虫在草木间低鸣。凉风一吹,似乎之前的酒也醒了不少。大和守安定晃了晃脑袋,就也准备起身回房,突然感觉到自己肩膀一沉,他低头,看到一个栗棕发色的脑袋。

大和守安定先是一惊,然后紧接着就发现那是審神者。少女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他身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隔着肩膀传过来的体温让少年不由得又是一阵血液上涌,他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变换着姿势,想要在不惊动她的情况下把她送回房去。

不料,尽管动作很轻,但是少女还是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虽说是醒了过来,但是似乎酒还并没有醒。她转头盯着大和守安定看了好一会儿,看得他心里直发毛。突然,少女睁大了眼睛,然后大叫了一声:“安定!!”

“……我在!”大和守安定被她的一惊一乍弄得也紧张兮兮的。

少女又继续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忽然之间,眉毛一垂,嘴巴一瘪就放声大哭起来。少年万万没想到会这样,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他只有赶紧手忙脚乱地一边找东西给少女擦眼泪,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企图让她镇定下来。

而这一下子,少女却哭得更加猛烈了,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啪哒啪哒往下掉,一边哭一边紧紧抱住他的手臂不肯撒手,“安定……!安定啊……!我真是要吓死了啊!我好害怕啊,求你了,你快走啊,很危险啊,你会碎掉的……快走啊……“

少年的动作在听清楚了少女含混不清的呓语之后戛然而止了。

一团云飘来遮住了半个月亮,风吹过树林与花海发出细细簌簌的声音。

大和守安定转过身,一把将少女紧紧地拥入了怀里。

“已经没事了。“他说,”我就在这里,没有碎,也不会碎。“

“……真的吗?”少女仿佛还不能相信似的,身体还在微微发抖。

“真的。”少年认真地回答着。

“让你这么担心,真的很抱歉。“

“我保证,再也不会有下一次了。“

“真的吗?“

“真的。“

“真的吗?“

“真的。“

少女不放心地重复问了三遍,这才总算是停了下来。她从对方怀里挣脱开来,伸手去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然后继续盯着他看。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突然觉得,少女此刻瞪着他的紫色圆眼,再配上哭红的眼角和垂头丧气的表情,活像一只撅着嘴巴的兔子。

……稍微有点可爱。

大和守安定一个没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不准笑!“少女还晕晕乎乎地有些晃,她一把抓住了对方的肩膀,皱着鼻子,一副生气却毫无威慑力的样子,”不准笑!“

“噗……哈哈哈哈哈哈!“这一下子,大和守安定彻底破功了,不顾形象地开始大笑起来。因为平日里少女是那样一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没想到酒量一点都不好,肯定之前还死撑面子导致被劝了很多酒,现在这般模样,倒是让他觉得无比新鲜又憨态可掬。

少女看见他笑得更厉害了,急得甚至要跺起脚来。

“什么啊……!亏我那么喜欢你,过分!再也不要理安定了!!“

少年听到她这句话,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睁大了蓝蓝的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少女,张口结舌了半天,才缓缓吐出一句,“你说什么……?”

少女见他没有听清楚,似乎更气了,她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说我喜欢你啊!——大和守安定!”

紧接着她的表情马上又垮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你却一点都不喜欢我……”

“……?!”少年悬着心的同时也满头的问号,还没来得及发问,少女就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明明平常总问我是不是爱着你,我回答了那么多那么多次,你却好像从来都不相信的样子,只会跟我说谢谢,”少女咬着嘴唇,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我才是想要问你这个问题啊!”

然后她转过身来,一下子挪到安定对面正对着他,睁大了眼睛:

“我问你,你真的爱我吗?”

大和守安定的脸“唰”地红了。

尽管他心里明白,審神者大概只是想要得到他确切的认同,可是面对如此这般直白大胆又热切的质问,少年的内心也在不知不觉中动摇。

而的确是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给过審神者太过好看的脸色。能不交谈则不交谈,即使不可避免地遇上了,他也毫不掩饰自己对她的刻意疏远。他本来只想着得过且过直到自己消散陨去的那天,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悄然发生了变化。

不管是他,还是審神者,还是所有在这个叫做“本丸”的地方留下的回忆。

他也明白,若是换做平时,審神者做出这样的举动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可此刻大概是酒精作祟;说不定她连她自己内心的确切想法都没意识到,就这样不经过任何伪装与掩饰地向他发问。

月色正浓。大和守安定看向少女,她的脸红得一塌糊涂,两只眼睛却像紫水晶一样亮晶晶的闪着光。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少年竟然也变得想要坦率一些了——他别开头,极不自然地清了清嗓子,紧接着用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回答道,

“……那,我只说这一次哦。”

“明天不记得了的话,可不能怪我。”

“……是的。”

 

 

*

是夜。

“哎呀大哥你不要拦着人家!”次郎太刀一张脸快要醉得神志不清,“我还能喝……!”

“……”太郎太刀沉默了一下,却没有停下脚步。他扛着喝得醉醺醺的自家二弟,缓慢地朝着房门移动过去。

走到锻刀房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激响。声音不小,连脚下的地板都被震动了。

次郎太刀被这一下子吓得酒醒了一半,“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他左顾右盼,“敌袭??”

……好像是主之前锻的刀……?太郎太刀心里想着,难道是时间到了吗?

“次郎,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我进去看看。”

“好~”

过了一会儿,只见太郎太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从室内走了出来。次郎抢先开口,“哎呀是有新人君来了吗?太好了!希望能一起喝酒……嗝”

太郎太刀却没有接话,只是扶起他的胳膊,继续拖着他往房间走。

走了一半,太郎太刀才低声说道,

“这可真是……不得了了。”

“明早得跟主去汇报才行。”


其之七

评论 ( 12 )
热度 ( 87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