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夏恋

*石切丸x女审神者(紫姬  @石切108循环削:D 家的)

*Happy birthday!!!虽然我又晚得不能再晚了!!!TAT)

*贴心手机版BGM链接(电脑版点进来会自动播放哦!!这篇一定要听bgm!!一定要!!不点bgm看这篇文,夕月月要打人x


*

临近黄昏,无风。

一半是蔚蓝的晴空,一半是宛如被挥毫泼墨染过一般的瑰丽云霞。夏蝉还在孜孜不倦地鸣叫着,空气中弥漫着仿佛什么东西融化一样的甘甜味道。少女回顾向四周望去,立在暗影里的灌木,被映下金粉颜色的屋顶,连同着那个再熟悉不过的面容,一同尽收眼底。

以不易察觉的弧度吞咽了一下口水,感觉到额头有汗水渗出,却不敢轻易伸手抹去。精心打扮好的妆容可不能轻易地就这样毁于一旦呀——少女这样想着,却不由得变得更加紧张了。

“久等了,”那个人影由远及近,直到来到她面前时向他伸出了手。少女仰头,看向那个人。不似平常那般正式的装束,此刻他只是穿上了平常当番时的便服,但是那向她伸出的手掌,和询问时低沉又坚定的语调,在这温柔晚霞的拥抱下,却不知怎地让人怦然心动。

“走吧。”

“……”少女深吸了一口气,半晌,也伸出手去,搭在那令人安心的手心。浅浅一笑,两方便蜷起指尖,十指相扣。

“嗯。”

颜色越来越浓郁的余晖之中,响起了木屐咔哒咔哒的声音。

 

*

两个小时前。

“呜哇……原来这个就是‘浴衣’!”金发小个子的付丧神半跪在地上,浅蓝色的眼睛神采奕奕,手里还高高举着一本杂志,“加州先生!你看这一件,是不是超——可爱?”

“嗯……”红眸少年蹙起眉头盯着对方翻出来的页面,似乎是纠结了好一会儿,“可爱是可爱……不过这个是女孩子穿的吧。”

“嘛……这个倒也是啦,”露出了稍微有些遗憾的神情,乱藤四郎顿了一下,但是紧接着用有些怜悯又有些得意的目光飞速地扫视了对方一圈:“不过乱穿起来应该也是毫无违和感呢!”

“喂……”加州清光莫名地就觉得额头上有青筋冒起。

“好啦好啦,这么热的天你们还要吵架。”

说这话的是今剑,此刻他正端着一盘西瓜从不远处走过来,金属的脚环随着他的跑动叮当作响。一屁股坐在两个人中间,然后塞了一人一块,“给,吃吧。”

“哇,好甜!”

“嗯……”今剑一边啃着西瓜,一边望着远方若有所思,“说起浴衣的话,倒是好像没怎么见主人穿过呢……”

“是哦!”乱藤四郎表示赞同,“平常除了工作服就是正式的巫女装束……真是的,主人明明也是位正值青春年华的女性,为什么这方面反倒感觉意外的朴素呢?”

“哈。”加州清光听到这里,突然轻笑了一声。

“……你笑什么?”

“有些衣服只有在合适的场合和合适的氛围下穿,小孩子是不会懂的啦。”加州清光摆摆手,仿佛扳回一局一样扬起了眉毛。

“……什么?!论锻造出来的年份我才是前辈好不好!稍微用两句敬称你还上头了,你这幕末时期才出生的臭小鬼!”乱藤四郎被戳了痛脚,气到从地上蹦起来。

“……哦?”加州清光牙齿咬得咯咯响,“被说了这样的话我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等等……刚刚才说过的,不准吵架啦!”今剑急了,努力挡在两个人中间。

“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话题?”

正当三人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又一个小个子飞快地从后面钻出来,并且很快地挤进了他们中间。那身形与短刀颇为相似,还在竖着眉毛和加州清光扳手劲的乱藤四郎并没有仔细看,只是随口答了一句,“我们在讨论为什么主就没有一件浴衣……”

“啊?我有的啊。”

这句话成功的让吵架的和劝架的都停了下来。众人扭头一看,扎着高马尾的少女,此刻正歪着脑袋,有些不解却又是笑嘻嘻地盯着他们几个。

“嘛……只是确实没穿过而已。”说罢,少女还冲着他们挤了挤眼睛,“怎么,要看看吗?反正平常也没什么机会拿出来就是了。”

“主/主人……?!”

 

*

“哇……真的有不少哎……”乱藤四郎一边惊叹着,一边像是在看什么宝物一样,仔仔细细地端详着审神者摊在桌子上的一大叠令人眼花缭乱的浴衣,想摸又不敢摸的样子。审神者看他那模样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乱,不用介意那么多……要是你想的话,试着穿一下也没问题的哦?”

“诶诶!真的可以吗!”金发的短刀付丧神眼里闪起了小星星,结果马上就挨了旁边站着的少年的一个爆栗,跳着脚说要去跟一期哥告状。

加州清光没有理他,而是直接转向了审神者,“不过……主为什么不穿呢?明明哪一件都应该很合身才对。”

审神者却不马上回答,而是像回忆起了什么一般,表情从明朗变成黯淡,最后竟然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嘛……小清光,你的话应该知道吧。”

“……我跟这些无缘啊。”

 

*

吹着凉风的夜,灯火通明的摊贩,水球,面具,苹果糖,穿着浴衣的年轻人们,以及最后的最后,在深不见底的星空之下宛如花一样绽放的焰火。这些对于普通人来说司空见惯的夏日定番,对她来说却几乎等同于奢侈品的存在。

运气最好的时候,她也只有嚼着姐姐偷偷带回来的章鱼丸子,双手撑着脸呆在房间的阳台上,随着那炸裂的响声,看远处的天空一明一暗。

浴衣也是,尽管每年都会要求家里人买一套,却最后也一次都没穿过。曾几何时少女也想过,其实偷偷溜出门去看看也不是不可以——顶多最后的结果是被臭骂一通而已。

表情罕见地在最后变得惆怅起来。或者是平日里开朗惯了的缘故,突然严肃起来有些无法适从。那一个瞬间没有人接话,少女看着那些折叠好的、各种花色的浴衣兀自出神。

但是,最终她还是没能付诸行动。

每每在看到这些浴衣的时候,脚步就会不自觉地停下来。

毕竟……只身一人前去那种热闹的地方的话,反倒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寂寞,不是吗?

“我……果然还是……”吞吞吐吐的话语欲言又止,一时间少女甚至也忘记了自己打算说什么。

“可以的哦,主。”

“?”

有些不解地抬起脸来,看向发话的加州清光,却惊讶地发现原本沉默着的三人,竟在此时此刻齐刷刷地聚集在了她的眼前。不同颜色的眼瞳却分明诉说着同样的话语。

啊啊……是啊,是这么回事。

到了今天,她早已拥有可以陪伴的人,也理应不再踌躇与恐惧。尽管难以实现现世中夏日祭的那般热闹,但是多少也能……

“去吧,今天就可以去哦。”仿佛读懂了她在想什么,小天狗笑眯眯地上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

“剩下的事情由我们来安排。”

 

*

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啊。

少女鼓起勇气抬头偷偷瞄了一眼走在身旁的青年。自己的个头比对方要矮很多,从这个角度刚好能看到他干练的下颚线条。而似乎是察觉到了少女的注视,青年有些讶异的扭过头来,而少女则是条件反射地撤回了视线。

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在对方眼中,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少女回想起顷刻之前在镜子里看到的自己的模样——一头栗色的长发被精细地盘在脑后,还插着几只满缀着白色花朵的发簪。比起平日里扎起马尾的样子少了几分简单干练,却多了几分惊艳与绮丽。一袭秀丽的浅绿从袖口蔓延至脚踝,而上面圆滚滚的雪兔子图案却又增添了几分俏皮。嫩黄色的绑带扎在腰间,能够隐约看见背后好看的蝴蝶结形状。

脑中不由得又回荡起了清光他们说的“这也算是主第一次约会呢”之类的话。不知道是这种仪式感太过隆重,还是头一次要以这样的状态面对自己的近侍刀,原来那些夜袭和调戏的勇气,不知何时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明明已经深呼吸过了,心脏却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个不停。明明在心中早已经暗骂过自己不争气无数次,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样的场景下,这样的距离之下,那颗平日里能大言不惭的心,此刻却无法做到坦率面对。

不知何时卷起的细风中,白日的余温逐渐消散,因羞怯和紧张而升高的体温却无法下降。

“紫姬……?”

“……在!”少女觉得自己差点咬到舌头。

“你怎么了?脸好红。”平常的语气里多了一丝担忧,“发烧了……?”说着伸手就想要向她的额头探去。

“!不是……!”少女心慌意乱,下意识地想要回避,结果却不知道怎么,脚步竟一时间错乱,导致整个人几乎是仰倒着向后栽去。

整个过程发生得太过突然,以致于少女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并非自己预想的那样,在地上栽了一个跟头,而是被那人一把环住,紧紧圈在了怀里。

夜幕初至,凉风吹起。少女仰起头,目光所及之处,却正好遇上那双暗紫的眼睛。而在那双眼睛无比温柔的注视之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光线变暗的原因,少女竟觉得自己的视线变得有一点点朦胧起来。

 

*

最后一点昏黄的光也褪去,一晃眼整个天空变成了漆黑的幕布,只剩一轮圆月和漫天星斗。繁密的枝叶遮住了月光,树林渐渐变得更加幽深。脚下的木屐时不时会踩到草丛间的尖利石子,撞击着,磕碰着,发出轻微的响声。

从本丸走到河堤并非多远,但少女却从未有哪一刻像这般希望这条路能够永远持续下去。

“到底怎么了?紫姬。”走在旁边的人有些担心地弯下腰来,“从刚刚开始就感觉不太对劲,累了吗?”

“怎么会,啊哈哈……”少女努力地掩饰着自己的失态,想要用一贯插科打诨的态度来蒙混过关,却在说笑到一半的时候戛然而止了。

“真是的……今天的石切怎么会这样温柔呢。”

本该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可没来由地就觉得失了些勇气,头竟是不由自主地低了一低。

“明明平常都会一脸凶巴巴地把我推开啊,叫我不要使劲往前凑啊,”说着说着少女佯装生气了一般努起了嘴巴,“真是的,现在到底是吹的什么风呀?清光那些家伙,也不知道搞了什么鬼……”

今天这样的石切,温柔得,让人家都变得不好意思起来了……

最后这句话,少女并没说出口,头埋得却比刚刚更低了。

林间升起点点萤火,夏蝉的鸣叫不知何时已经歇停。夜风拂动,仿佛整个树林静谧的呼吸。

“今天的紫姬,非常非常的可爱哦。”

“?!”

答非所问又突如其来的褒奖,却一下子击中了几乎是毫无防备的她。猛地抬起头来,却恰好如对方所愿被捕捉住了视线。破例地想要逃开,那双在月光下暗暗闪烁的紫瞳却如磁石一般吸引着她。无法移开视线。

“你终于肯正眼看我了啊。”

不知道为什么,下一秒说这话的石切丸却像在刚刚突然松了一口气一样,让少女有些哭笑不得。然而没有过多的停顿,他随后一把牵住了少女的手腕,将她顺势轻轻一带,就这样毫无预警地环在了怀里。

“让你觉得寂寞了,对不起呢。”

仿佛是响应着他宛如呢喃的话语一般,毫无预兆地,有什么东西“嗖——”地一声窜上了夜空,紧接着一阵白光笼罩,整个森林仿佛是在空中升起了明火,“唰”地一下变得五彩斑斓昼夜不分。

 

*

少女曾经想象过无数次她站在深邃的苍穹之下,看那些仿佛来自彼世的花朵绚烂绽开的样子。

不是从狭小的阳台,不是从枝桠的缝隙,而是就站在广阔的天际之下;不是一个人啃着早就凉掉的小吃,也不是一个人在房间里难解闷愁。

潺潺流水的声音被湮没,却在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留下了不可思议的影子。从第一声响起之后她就拉着他的手疯狂地奔跑起来,不顾那些长得几乎绊倒人的草木,不顾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这时候开始哭泣真是太不像她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视线终于变得宽阔起来的那一刻,到了仰头就能看见完整夜空的这一刻,有什么温温的液体还是模糊了眼眶,然后顺着脸颊,仿佛决堤一般连续不断地滚落。

“太好了,太好了啊,石切……”

被从背后紧紧圈住的她看不见他的脸,只是仅仅来自那双臂膀的坚决力度就足以让她愈演愈烈。

“嗯,太好了呢。”

石切丸垂下头,闭上眼睛凑近她耳边。

“我也觉得,能遇见你,能像今天这样一起看焰火,真是太好了。”

一只大手伸了过来,握住了她胡乱地抹着眼泪的手。少女止住了哭泣,凝视着那只手——那手掌比她大很多,足以将她的小手包在手心里。温柔又温暖,无比坚定又无比让人贪恋。

“石切……!”

“嗯,我听着呢。”

“总有一天,我要带你去真正的夏日祭哦!”少女又胡乱地抹了一把脸,抽了抽鼻子,恢复了平常笑嘻嘻的脸庞,“你知道吗,那可真是不得了的热闹呢!有漂亮的苹果糖,冒着热气的章鱼丸子,蓬松得像要飘起来的棉花糖!还有还有,可以捞金鱼哦,金鱼一闪一闪地游动在像是透明一样的水里,然后就用纸网‘啪’一下把它捞出来!是不是很帅气……”

“嗯,我会去的,和你一起去。”

“啊……但是但是,”少女像是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一样,有些困扰地低下头去,“我听说,夏日祭人特别特别多,万一,万一,走散了要怎么办……”

“……嗯,是吗,”石切丸想了一下,突然伸手拉住了什么——少女一愣,紧接着发现那是之前自己绑头发的那根红绳。因为精心地编了别的发型,所以平常的那一根就被她取下来系在了手腕上。

有些迷茫又眼睁睁地看着青年将它小心翼翼地从她的手上取了下来,然后又紧接着又各自绕着两个人的无名指缠了一圈,最后打了一个小巧的结。

“这样,就不会走散了吧?”

不间断的、不同颜色的光打在正凝视着她的那张脸上。少女倏地就睁大了双眼,看着那人的碎发被夜风吹起小小的弧度。

良久,她才反应过来,条件反射地转开了逐渐升温的脸——

“这,这样看起来,跟结婚戒指太像了吧——!!”


“砰——”

又一束礼花在头顶的天空炸响。一瞬间绽放又一瞬间消逝,仿佛划满天空的流星,一次又一次燃烧着时空。

话语无意,听者有心。

愿望胡闹,许诺千金。

电光闪石,白驹过隙。

鼓声阵阵,细雨滂沱。

夏夜沉沉,树影婆娑。

花火满开,前缘再续。




fin


呃……其实我本来还画了插图的,但是写完之后插上来一看突然发现我那拙劣的形体和颜色十分地……破坏气氛……

所以,就这样end吧!!(

最后一段有点小疑问的话可继而移步 这里

我相信你们会懂的嘿嘿☆

食用愉快!


 

 

 


评论
热度 ( 69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