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秋落叶

BGM


天气凉了。梳着马尾的少年头仰得高高的,睁大了眼睛去看那些在枝头从根部开始泛红泛黄的叶子。近些日子一直都没怎么出太阳,天空不是阴沉沉的就是飘着小雨,于是在少年湛蓝湛蓝的眸子里,那些叶子的颜色就显得特别鲜艳。

“我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少年有些略微吃惊,转头,然后就看到了那个从墙角转出来的人影。

阵风吹过,于是两个人不同颜色的羽织就在空中翻飞,仿佛是彼此都企图从对方的眼睛中读出一些什么。伴随着不止息的风声,是长久的缄默。

大和守安定一言不发地注视着来人。似乎第一次见她,也有着似曾相识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又仿佛已去经年。彼时的少女还不曾穿上这件犹如春樱一般颜色的羽织,在那灵动花雨之中的她模样狼狈,又不堪一击。而如今,头发似乎比起刚见面时稍稍长了一些,身体似乎还是那样柔弱和不堪一击,但是看向他的眼神却截然不同了。

这就是……人类吗。

大和守安定不由得垂下了头,嘴角隐隐现出笑意。

仿佛弹指间,她就从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成长为了一个强者——这份强大并非来自体格的健壮或者是武艺的精湛,而是来自于那颗内心。她是他们的主人,在不断打磨和历练着刀剑的同时也在打磨着她自己。

相比之下,作为刀剑的自己,在这短暂的两年时间中,是否也改变了些什么呢?一旦回忆起了往事,少年的目光就蓦然变得有些出神。

“那么……什么时候走?”审神者开了口。

“现在还不是时候,不过我想快了。”

“是吗……”

“你会担心我吗?”

没头没尾的,大和守安定冒出了这么一句。此话一出,两个人都有些发愣。

“这不是当然的吗。”愣神之后,少女不假思索地说出了口,“不管是去哪里,一定要记得照顾好自己。”

“……就这些吗?”

“嗯……?”

“如果……”少年看着她,“我是说如果……我像其他人那样,也发生了一些变化,那时候你要怎么做呢?”

“这叫什么话。“少女失笑,”即使是从我们相遇到现在,安定你的变化也不小啊。“

”但是,总觉得和那种长期的、潜移默化的改变并不同,这次一去,可能短短几天之内就会仿佛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人了哦?“大和守安定一口气说完,沉默了一下又慢慢说道:”毕竟……我也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事情。“

”……如果安定你不想去的话,我也不会勉强你的哦?“

”并不是……我想去……但是……“

”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吧?“

少女走上前去,在少年略微吃惊的目光下,握拳,然后伸直了手臂向前,轻轻捶在了他的胸口上。

”你不用顾虑我,去吧。我一直都知道的。“少女仰起头看他,浅浅地笑了起来。

滴答。

天地间倏然昏暗了起来。从第一滴雨水跌落,到大雨倾盆而至,仅仅就在顷刻之间。本来就带着凉意的风又多了一丝水汽,从微冷的空气中悄然而至,卷上两人的发梢。

”安定,你还记得吗?前年的这个时候。“审神者将手背到身后,转脸去看在屋檐角下汇聚而成的涓涓细流。

”我好像说过什么大话呢……”

“一点也不是大话哦。”

猝不及防从肩膀上传来了少年的温度,少女在略微吃惊后便任凭他从背后将自己圈在了怀里。

“虽然现在说或许晚了一点,但是,“大和守安定深吸了一口气,”谢谢你能如此爱我。”

“即使性格和外表看起来的并不相同,你也告诉我,我对你来说是最特别和重要的那一个。”

”所以,请原谅我,接下来要说一些任性的话了。“少年将头埋在少女的颈间,抱住她的双手也不自觉地收紧。

“即使发型改变,衣着改变,甚至声音也改变,模样也改变……”大和守安定顿了顿,声音有些飘忽,“我是你所拥有的刀的事实不会改变,我眷恋此处的心情也不会改变。”

“我爱着你,一如你爱我一样。”

世界安静得仿佛只剩下了雨声。良久,才听见少女幽幽地说道,“安定你啊……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帅气了呢。”

“真是的……走的那天和回来的那天,都要让我第一个见到你啊。”

“嗯。”

“还有……”少女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不可以……让我等太久……”

少年微微一愣,随即莞尔:

“那是当然。”





——————————————————————————————


等待极化。

相遇,离别,再相遇。

愿彼时再会之日,又是良辰美景时。


评论 ( 8 )
热度 ( 52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