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怪谈 · 汐见之镜【一】

【CP】

和泉守兼定x女审神者( @丞のゴロゴロ日記 家)

石切丸x女审神者( @石切110循环削:D 家)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企划详情

全新世界观与篇章,三对刀婶联动☆

请多关照!


【一 】 丢失的花

 


*

  人们都说,漂亮的女孩子,漂亮的花。

美女总是能无端掀起风浪——就好比现在,刚好是大学下课的时间,于是成群结队的女孩子从学堂的大门里走了出来。艳丽的和服,华美的洋服,从来没有哪一个时代能像如今这般将本土与外来结合到了一个极致。你看着那些嬉笑打闹的女孩子,哪个不是像一朵花一样呢?她们身上那些缤纷的色彩,与街头那些初春盛绽的早樱、墙角怒放的百合、姹紫嫣红的杜鹃混在一起,简直就像打翻了调色盘,令人惊艳其中。若是这时有一阵风吹过,那花香和女孩子们的体香、花朵的细语和女孩子们的悄悄话就全部混在了一起,甚至连到底谁是谁都分不清了。

“大和守啊,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说。”

东京街头,大学堂的对面。一高一矮两个青年,穿着警服,插着手,似乎在……等着过马路。

“明明有这么多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本大爷连个交往对象都还没有啊。”

说这话的人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从刚刚开始,他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走出学堂的那群女生,然后像是有些遗憾地,说到结尾的时候还啧了一声。

“……那我怎么知道。”

“别这么说嘛。”青年倒也没在意,只是开玩笑一般地耸了耸肩膀。

只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像是又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一样的,突然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面孔凑了过来,“说起来,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之前不是不知道在哪里勾搭上了那大名鼎鼎的小林集团家的千金,就没想过发展一下?”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大和守安定不置可否,只是表情变得有点不太自然。紧接着他伸手往前一指,“啊,在那。”

“……?”

“我说猫。”

听到“猫”这个字眼,长发青年突然像是被踩了一脚一样猛地回过头去,在一眼捕捉到那只正在花坛前舔着爪子的、黄黑相间的生物之后,突然大吼一声,然后飞奔了出去——

“臭小子你今天是跑不掉了!!”

而被突然丢下的大和守安定,在漠然地看到这位穿着警服、无比显眼的同僚连路都没看就跟脚下生风一般跑了过去的同僚,过了好半天才开口慢慢说道:

“……现在,是红灯啊,和泉守组长。”

 

*

“啊,倒霉,真是倒霉……”

和泉守兼定揉着肩膀,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完全丧失了刚刚那股意气风发的气场。就连那双漂亮眸子都看起来没什么精神,他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木门,直接一屁股就直接瘫在了椅子上,那椅子发出了“嘎吱“一声怪叫。

“……组长,今天这吹的什么风啊,苦大仇深四个字要直接从你的脸上冒出来了。”

扎着乌蓝马尾的少年目睹了全过程,双手倒是惬意地一直撑在桌子上没挪开过。

“不管怎么说,还是把樱庭少爷家的猫给逮回来了。”见对方只是翻了翻白眼没有理他,大和守安定并不在意。他直接从手边的一堆文件表格里抽出了一张,拿出笔记录了起来。

“好了。”写罢,他轻轻笑了笑,随后把笔一甩,“这样,也算是大功一件呢。”

后半截话加上了重音。

“大和守安定你有完没完啊。”和泉守兼定用了一种近乎于哀嚎的语调,换了个姿势继续瘫在椅子上,“拜托,你可真是坐着说话不嫌累。我可好,被局长叫去训了一个小时的话。”

“噗嗤。”

“你还笑。”和泉守兼定气得竖了竖眉毛,紧接着又继续开始挺尸,“你倒是活又轻松,又不用担责,还有漂亮妹子……”

“……和泉守你今天没吃药是不是,为什么三句话不离妹子。”

“我就是羡慕啊!”和泉守兼定像是突然爆发了一样跳了起来,还不解气地用脚踢了踢桌子,于是本来就有点年久的桌子被他踢了两脚发出了可怜的颤动声。

“你说,本大爷这么帅气迷人,为什么就没有什么仙女姐姐啊,妖精变的美人之类的主动来找我!”

“……我跟你重申一下,”大和守安定咳了两声之后正色:“第一,我也没有妹子。”

“第二,和泉守兼定你醒醒,这里是二十世纪的东京,不是百鬼夜行也不是怪谈都市。”

“第三,再不干活的话,我们科室大概会成为全局的笑话:‘堂堂一番组组长和他的金牌助手,用三天时间捉回了一只猫……”

“行了行了别说了!”和泉守双手一举,随后一脚登在桌子上然后仰靠着椅背向后微倒过去,几秒钟之后像搁浅的鱼一样出了口气。青年嘴里小声嘀咕道,“变成这样又不是我自己想的。”

“嘛……别丧气啦。悠闲一点不是也挺好的吗?”大和守安定起身去给自己倒了杯水,顺便去翻看门口的信箱,“我倒是不在意……”

他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了,空气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

“?”和泉守兼定等了半天没等到下文,于是终于收起脚坐了回来,椅子着地发出响亮的咔哒声。他抬起头来的那一个瞬间,看到的就是几米外嘴角微翘着的大和守安定——每当同僚露出这个笑容的时候往往就代表着他在兴奋。

蓝眼睛的少年眯着眼睛,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捏着一张薄薄的信纸。

“你看,活来了。”他轻快地说道。

 

*

十来分钟之后,一高一矮的两个人一身警服,站在了这家名叫“若紫”的茶馆外。整条街道刚好是京都颇为繁华的商业街,人流走动声和买卖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而相比之下,这间置身其中的不大不小的茶馆却显得尤为清静,仿佛与世隔绝般格格不入。

“就是这里吗?”和泉守兼定四下打量着。

“嗯……”大和守安定注意到一块“今日休息”的牌子,“那封信上说发生怪事之后已经暂停营业了……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如今大正开化,无论是哪个行业都西洋化的厉害。而仔细打量这所茶馆,倒是颇有古旧的感觉。门口一些木架上摆着些叫不上名字来的花花草草,与两簇幽幽的青竹相映成趣。略为笨重的麻布门帘将室内的景致挡去了一半,檐下的一排风铃时不时发出叮叮咚咚的轻响。

说不上多时尚新潮,但是这种种简简单单的摆放与装饰却给人一种别样的“雅致”感——并非大红大紫艳丽媚俗,而是一种由内而外的风雅,漂亮,大气。相比之下,唯一让人有些困惑的就是架子旁边的一只已经有些发锈的招财猫,那模样,与其说是这间茶馆的主人故意摆放的,更像是走过的路人随手丢弃的。大和守安定蹲下身来,默默地和它对视了几秒钟,才发现这只招财猫的手已经不能晃动了,基本上属于残次品。

“走吧。”和泉守兼定说道。两人对视了一眼,就掀开门帘抬脚走了进去。只是,迈入门的那一个瞬间,大和守安定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细微地“咔哒”声。敏锐地回头瞥了一眼,只见刚刚那只不能动了的招财猫,手臂的位置好像不一样了……

兴许是看错了吧——大和守安定想了想,脸上不动声色,却还是变得稍稍在意了一些。

“喂,大和守,你看这间屋子……”感觉到和泉守兼定有些迟疑地拍了拍他,大和守安定终于集中精神打量起这间茶馆,却在对方话才说到一半的时候也明显愣住了。

与其说是茶馆,更不如说这是一间浓缩的小小古玩店——成行成列的格子架上尽是琳琅满目的器物,种类到质感也参差不齐。有着古怪表情的达摩,叫不上名字的面具,精巧的石碗,剔透的玉雕……与其同时桌上还摆着盆栽。大和守安定盯着那从枝叶顶端蔓延出的,一大朵一大朵的红色,那颜色栩栩如生地仿佛要从柔软的花瓣上滴落下来。相比刚刚进来之前门口那些淡雅的翠竹,不知该说是冰山一角还是格格不入。

另一边,和泉守兼定也在细细扫视着这间屋子。该说是气氛奇怪……还是违和感吗。从脚踏入门的那一个瞬间,简直仿佛一脚踏入了另一个次元。他抬起头,紧盯着那两颗绿豆大小、玻璃珠一般的眼睛。那是一只羽翼丰满的嫩嘴黄莺,就这样呆立在挂在顶端的精致鸟笼里,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和泉守兼定一时无法确认这鸟到底是活的还是什么标本。

“哦呀,抱歉抱歉,有失远迎了。“突如其来响起的人声,让正聚精会神的两人都吓了一跳。和泉守兼定一挑眉,下意识地把手放在了口袋里。

只见从内室转出来一个人。或许是室内本身就昏暗的光线所致,远远看着那人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一个人,不如说更像是一抹模糊的影子。太阳透过纸窗打进来的柔和光线正好照在那人的侧面,竟使他看起来更像是走在什么分界线上一般。

近了,这才看清楚来人的面容。那人个头倒挺高,有一头藤紫色的微卷短发,一双深邃的碧色眸子。穿着打扮倒是不太多见,尽管如今这时代,追求潮流从而大胆搭配衣服的人也很多,但这个人的穿法却是实不多见。上身是深青色的长袖和服与镶着金边的内里,下身是浅灰色的行灯袴。而夏羽织上那朵艳丽的花织纽也让人无法移开目光。

更加奇怪的是,尽管是这样一身不太常见的衣着,在与他四目相接的瞬间,却好像没有太多的生疏感,反倒生出一股亲切来。和泉守兼定皱起了眉。

“失礼了,之前在内室忙着整理,没有注意到门口这边的动静……“那人很斯文地道着歉,”二位想必就是从警局过来的人吧?在下歌仙兼定,请问二位怎么……“

话还没说完,大和守安定就打断了他,“歌仙先生,我们原来见过吗?”

“嗯……?”对方听了这句话似乎是有些发愣,他眯起眼睛来,仔细地看了看对面提问的少年,目光有一瞬间闪烁了一下。

“我想……应该是没有吧。”

“我想也是呢……”大和守安定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抱歉,问了奇怪的问题。”

“没关系,请不要放在心上。”歌仙兼定清了清嗓子,做了个“里面请“的手势,转头就向屋内走去。留下的二人面面相觑,但还是很快跟上了步伐。

越往里走,周围的装饰越是千变万化。用了生动工艺的墙纸,不知从何处生长出来的藤蔓缠绕其上,最后攀上了吊灯,开出的小花发出幽幽的清香。

“歌仙先生?您信中说的,是丢了一幅名贵的画……对吗?“大和守安定一边观察一边问道,心中寻思着,他本以为是什么世家贵族珍藏在什么地方的名画被窃,不过,若是像这样的地方丢了一幅画,大概还真是不稀奇。

想到这间茶馆的主人报上的估价,他原本想要摸摸那些挂在墙上的小装饰的手又缩了回来。

“让你们见笑了,“歌仙兼定淡淡地笑了一笑,最终脚步停留在一挂卷轴面前。

“这就是那副被盗的画。“

二人一开始都有些一头雾水,但紧接着当目光触及到那副“画“,却是大吃一惊。

空白的。

从卷头到卷尾,除了白纸几乎找不出别的一点东西——哪怕是署名之类的印章都没有。卷周倒有着一些淡雅的叶子纹路,不过那已经属于边框的范畴了。

“我说这位先生……“和泉守兼定先是愣住了,但紧接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您拿着一纸空白的挂轴跟我们说画丢了,这还真是闻所未闻啊。还是说您其实还没来得及找人作画?

“不……并非如此。”歌仙兼定倒是一脸严肃,“和泉守先生您请看。”

他整个人站到了卷轴的旁边,伸出手去在背后的轴心上摸索了一阵,只听到“咔哒”一声轻响,一张白纸便从上面轻飘飘地脱落了下来,只留下孤零零的边框。

“我这卷轴是用特殊工艺做出来的,所以可以把纸从中间取下来。”他顿了一顿,从口袋里取出了一张相纸,“至于原本这中间么……确实是有一幅十分名贵的画啊。”

两个年轻的小警察凑上前去,就看见那张看起来有些年代感的照片里,确实有着一幅画——装饰的卷轴还是这个卷轴,只不过不同的是,在中间的,是大朵大朵怒放的红椿花。二人其实对于艺术品的鉴赏都不在行,但不知道为何面对着这幅画的时候——即使是相纸拍下的,两人还是能感觉那花,异常的妖娆生动,生动得仿佛要从那画中,生长发芽出来似的……

“咳……看来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画啊。“和泉守兼定清了清嗓子直起身来。”我知道了。“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东京警厅一番组组长,和泉守兼定。“青年站直了身子,朗朗道来,”旁边这位是我的助手,大和守安定。“

“我们会着手尽快解决您的案件,找出犯人,并物归原主的。还请您放心。“

“好的,好的,“歌仙兼定依然是那副淡淡的笑容,”那就劳请两位费心了。“

和泉守兼定想要张口接着说什么,不料对方停顿了一下却突然话锋一转,“不过,也如您所见,我这屋子里面乱糟糟的,大概不太适合取证调查……“

“?!“和泉守兼定听了这话,眉头一下子就蹙了起来。尽管确实这样的屋子取证起来有所难度,但是再怎么说这也算是桩盗窃案,如果没有足够的搜索现场的自由的话……

“抱歉,我知道这有些强人所难了,”歌仙兼定赶紧说道,“这也是为什么我特地写信去贵警厅的原因。如果觉得太过勉强……尽管是祖上流传下来的拥有上百年历史的画卷,我也只能咽下这口气,收拾收拾东西换个地方开店了……”

两个人听得头上直冒汗。这人,话说得倒是轻巧,语气也是不急不缓的。可刚经历了数次失败的两人,不知怎么就听出一抹“现在的警局都是吃白饭的,指望不上“的味道来。

“……说什么呢歌仙先生!“大和守安定笑容有点僵硬,”这种事情……对我们警厅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啦!“

“是的是的!不管怎样……请放心交给我们吧!“和泉守兼定连声附和。

“是吗?果然两位是值得信赖的人呢。“歌仙兼定这才露出了一脸仿佛如释重负的表情,”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

“那么,按照歌仙先生信中所言……这家茶馆,是在三天前闭店的,也就是说,从发现画不见了开始就停止营业了吗?“

“是的,“歌仙接道,紧接着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别看我这里这样……原本客流量还是不小的,要是在发现这么重要的东西弄丢了之后还继续营业,难免鱼龙混杂,会变得更加困难的。

“是啊……“和泉守兼定抿了抿嘴巴,把差点溜出嘴的”这么多东西,亏你能注意得到“给憋了回去。

“客人里有没有什么线索呢?“

“嗯……光明正大的过来的人里应该是没有的,因为每天小店打烊之后我都会亲自进行整理,那幅画当天营业结束之后还在,可是第二天早上就不见了。“歌仙说着说着,陷入了沉思。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最大的可能性是在夜里被偷走的吗?“

“是啊……“

“不过,不觉得有哪里奇怪吗?“和泉守兼定开口,”这店里这么多的东西,为什么来人单单就拿走了这一副画呢?而且还不是连着卷轴一起。“

“说明来人应该十分熟悉这间店铺吧……“大和守安定略一思索,”歌仙先生,平常这间店也就你一个人打理吗?“

“哦,这些天的话,就我一个人。不过原来还有一个伙计帮忙来着,“歌仙兼定顿了一顿,”发生了这件事之后,我就暂时让他先回去休息了。他叫加州清光。“

“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重复着念了一遍。

“怎么?你有头绪吗?”和泉守兼定扭头看他。

“不知道啊……但总觉得这名字好怪。”

“……”

 

*

“那么,今天就暂时先这样吧。”二人向歌仙兼定行了一礼,“我们今天姑且先回去调查一些资料,近日可能会要频繁上门拜访,还请您随时保持联络了。“

“好的。“歌仙兼定笑容可掬地挥了挥手。

“不过,“快走到玄关的时候,和泉守兼定停下了脚步,微微扭头说道,”‘废刀令’也早就执行多时了。如果本身家世与这些无关,还请尽早处理掉比较好。“

歌仙兼定眯起了眼。和泉守兼定高大的背影逆着光,因此完全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哦呀,和泉守先生是在说前台角落刀架上的那把刀吗?不愧是警厅出身的人,好眼力。“说着,歌仙兼定走到了那把静静横在格架上的刀前,伸手抚摸了一下那仿佛漂亮冰裂纹一般的浓灰刀鞘,“这件也算是我家祖传的宝物,算起来可比那幅画古老多了呢。

大和守安定打量了一眼那把刀——大开大合的刀镡隐隐地流转着金属特有的光泽,黄色的刀带明媚却不张扬。不知怎的,准备出门的二人在回头目睹他这一系列动作的同时,都从心里生出一种:这个人,和这把刀,实在是相配极了的错觉。

“……总之,是传家宝也好武器也好,今天我们两个就当什么都没看到,”和泉守兼定盯着他的眼睛重申了一遍,“以后要是被别的警局的人抓到了,不要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走了,大和守。”

说完,他大踏步地、头也不回地走出了玄关。

只不过,在两人刚出门的那一个瞬间,突然背后传来了歌仙兼定慌慌张张的声音,“我这把刀是辟邪的!辟邪的哦!!”

“噗…………哈哈哈哈哈!!!”大和守安定忍不住终于爆笑了出来,“奇怪的家伙。”

和泉守兼定没有跟着他一起笑,而是若有所思地盯着看板发呆——日落黄昏像是给这家店刷上了一层金粉,那份奇妙的神秘感随着夜幕的即将来临似乎也变得逐渐浓厚起来。

“错觉……吧。”

 

*

“结果……就这么回来了啊,一点线索也没有……”

两个人赶回警厅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整个建筑只有每层的走廊和值班室还亮着灯光,两个人匆匆忙忙地回到办公室,开灯,把外套一脱,连坐下都来不及,大和守安定就把窗帘一关,紧接着把放在墙角的黑板一把拎了起来放在窗台上,并伸手轻轻掸去了一层薄灰。紧接着他拉开了抽屉,抽出一支粉笔握在手上,转身在黑板上写下了“茶馆”两个大字。

停了几秒钟,他又在下面画了一个箭头,然后大大地写上了“店员”两个字。

“怎么?”和泉守兼定此刻也站了起来,饶有兴趣地盯着大和守安定写下的字,“你也觉得这家店本身有问题?”

“这年头,监守自盗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吧?”大和守安定摊了摊手掌,“尤其是那个叫‘加州清光’的未谋面的店员。”

“是啊,从名字出现开始他就已经是可疑对象了……”和泉守兼定摸了摸下巴,“不过,既然老板都没有先调查或者怀疑他,说不定意外的没有什么关系?”想了想,他最后又补充了一句:“那个老板……不像是普通人。”

大和守安定停了下来:“你也这么觉得?”

“谁知道呢……”和泉守兼定回答得含糊。稍许顿了一下他抬起头来,碧色的眸子在灯光下如同潭水一般暗起波纹:“怎么样大和守。这案子,查还是不查?”

“查。”大和守安定毫不避讳地注视着他,脸上看不出表情,那双眼睛里却仿佛已经有了答案。

“那我先去申请档案室调查一下这两个人的资料,而你么……”和泉守兼定有意地把话停住了,“别引人注目就行。知道该怎么做吗?”

“当然。”

“还有,在确立这些条件的情况下,我们等会儿还要去一个地方。”

“你是说……千卷屋?”

“聪明!”

 

*

千卷屋,那是东京目前规模最大的画框类销售店铺。从木制到玻璃,从纸轴到金属,如果想要在市内寻找一个能给笔墨装裱的地方,那么此处无疑是不二之选。那个挂轴并不普通,要想神不知鬼不觉地把画换掉也绝非易事。而既然两个人达成了这能够成为一条线索的共识,那么赶在店铺打烊之前去打探打探就是不可避免的了。

华灯初上,夜樱随风起舞。粉白透亮的花瓣被明灯装点得变了颜色,锦簇的云团在月色下显得愈发冷艳。

阵风吹过,花瓣纷至沓来。空气中拂过尚未退却的寒意,仿佛人只要一个恍惚,就能把空中飞扬的花看成点点雪片了。

“真是有够冷的啊——”大和守安定将脖颈间的围巾又拢了拢,又伸出双手围住脸颊,轻轻呼了口热气。

“……你小子……已经有围巾了,就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

和泉守兼定觉得自己的牙齿仿佛都在打颤了。果然不可小看三月的夜晚,虽然理论上该说是暮春了,可这宛如刀割一般凛冽的晚风还是嗖嗖地直往衣领和袖口灌。青年紧紧地护住了自己的外套,努力保持着向前的步伐。

大和守安定没有接话。大概是太冷了,就连贫嘴也不像往常那般熟练,因为只要一开口说话就感觉胸腔里都充满了冷气。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向目的地赶去,直到经过一道狭小的巷口时,和泉守兼定突然停了下来。

“?”大和守安定歪了歪脑袋,有些不解地看向他。

“大和守,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和泉守兼定并不回头,却仿佛是故意压低了声音。

“……”

于是少年屏息凝神。渺无人烟的街道,只有樱花与星月相伴的夜里,似乎除去呼呼作响的风声再无其他——

不对。

在那被风捎过的、花朵与枝叶缝隙之中,仿佛夹杂着什么细小的、轻微的人声……

“别…………过来……”

“?!”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关键的几个字却听得真切。两人飞快地对视了一眼,就不动声色地朝着声音的来源快速冲了过去。

曲径通幽的小巷不比一览无余的大道,一进去就是七拐八拐,一下子让人有些辨不清方向。好在两人是职业出身,搜寻起来也算轻松。眼看着就到了一个岔路口,和泉守兼定转头,示意对方去和自己相反的方向,自己则是一路向东,最后拐到了一段伸手不见五指的窄道上。

“真是黑啊,这里……”

由亮到暗,眼睛一时间还无法适应这光线。长发的青年站在原地略一思索,便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啪嗒”一声点燃了火苗。

然后随着视线的明朗,青年也不由自主地缓缓睁大了眼睛——

乌云散去。在苍白的月光、豆大的火光和雪白的墙壁下交相辉映的,是一个不断向后退却、似乎在被什么东西追赶着的少女的身影。那少女有着长长的、束成马尾的头发,在微弱的光下隐隐现出暗金色的光泽。尽管衣着和面容都看不清楚,但是那双倒映着光的眼睛却格外清澈,令人看一眼就难以忘怀。

不过,若只是少女一个人,也许还没有到让他吃惊到愣住的地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幻觉,和泉守兼定在无意之中眯起眼睛的时候,总觉得那面墙壁上透过光映出来了不止少女一个人的影像,而仿佛还有什么巨大的、迷雾一般的黑色残影在冲着少女张牙舞爪。

而当他揉揉眼睛、仔细看过去之后,那团黑影也好、金色长发的少女也好,却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地凭空从视野里消失了

“…………”

突发事态完全超乎了想象,和泉守兼定皱起了眉头。左右转了转,在确定小巷里并没有任何人之后,他僵着一张脸走了出来。刚刚走到有一点灯光的地方,却冷不丁和对面匆匆赶来的人撞了个正着。

定睛一看,是刚刚去了反方向的大和守安定。还没待他开口,对方便抢先说道:“这条巷子真是厉害啊……你猜我刚刚往那个方向去之后发现了什么?”

“……什么?”

“这里竟然直通千卷屋的后门。”大和守安定的蓝眼睛里泛出光来,“我顺道就进去打听了一下,这几天有没有人来买过那种带机关的挂轴……没想到还真的有。而且正巧老板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好像是个金色长发的年轻女孩子……”

和泉守兼定听到这里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呃……你指什么?“大和守安定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目圆睁吓了一跳,原本说话的思路也被打断了。

“你刚刚最后那句说……金色长发的……?“

“嗯啊,虽然具体样貌老板描述得也不是特别清楚……“少年摸了摸下巴,”不过据说是位眼睛很漂亮的人……“

大和守安定话还没说完,就眼睁睁地看着和泉守兼定黑了脸,一拳砸在了旁边的墙上,发出了“咚“的一声巨响。

“组长……?“

“……我刚刚……”青年的声音很低,仿佛从牙缝中往外挤着字。

“好像把嫌疑人放跑了。”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110 )
  1. 石切122循环削:Dゆう月🌸 转载了此文字
    差点又找不到图(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