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は君のためのヒロイン

今日からネッコヤネッコヤ

【我会成为你的女主角】

【今天开始你只属于我】

RESET

前篇

BGM:花吹雪リフレクト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ps:从这篇开始以后的安婶都默认是极化安定和月啦。时间线都是和说谎家接上的,特别说明一下~以后就不特别标注了



1

“欢迎回来。”

审神者坐在玄关的地方,向上仰起脸。

意料之外却也意料之中的变化,彼时高束的马尾此刻安静地散落在肩头。除去羽织之外其他的行头几乎都换了个干净,此时的他,一袭素白的和服,漆黑的手甲,光裸的脚踝。已经是深秋了,凉风中卷带着些水汽扑面而来,少年的羽织和护额的系带便在秋风中微微飘扬起来。

“是你的话,肯定能够用好我的。我相信。”没头没尾的一句,少年开口了。他此时的方向正背着光,这让少女有些许看不清楚他的面容。

少女眯了眯眼,也答非所问地接了一句,“安定,你冷吗?”

没等他回答,少女就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握住了他的手。

”好冰。“

大和守安定有些惊讶也有些不解,但是却没有把手抽回来。尽管之前没有察觉到冷,但是此时此刻,自己的手,被少女那几乎比自己小了整整一圈的手紧紧地攥着——他能感觉到那极其暖和的温度,以及柔软皮肤之下跳动的脉搏和流动着的血液。

“好暖和……”

少年喃喃自语道。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让他反握住了少女的手掌,进而随后一把抱住了她。

“抱歉……我会变得更强的。”

“变得更强……然后……为了主的胜利……”

“安定,”少女打断了他,“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

“我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审神者抬起脸来。对方的个头比之前似乎长高了些许,导致她几乎要半踮着脚才能够到他的肩头了。

”在我面前,你没必要隐藏自己。“

”一路奔波,辛苦啦。“

话音刚落,有什么温热的液体,顺着少女的脖颈流了下来,打湿了领口的衣裳。少女轻轻拍着对方的背,无言。天色比之前更暗了一些,仿佛马上就要下雨了。

滴答。


2

在审神者的印象中,大和守安定哭过三次。

第一次的时候他刚结束一场险恶的战斗,伤痕累累。坐在自己面前睁大眼睛,第一次露出了她从未见过的慌张和不可置信的表情,最后磕磕巴巴半天最后也没能叫上她一声”主“;

第二次的时候他几乎快要倒在血泊中,用尽了气力,最后却还是挣扎着拼上性命保护了她;

第三次的时候他跪在她的床前握着自己的手,一边默默流泪一边喂她吃药。

而这一次,他只是抱着她,连流泪的脸都没让她看见。只有打湿的衣领和微微颤抖的双手让她察觉到他在哭泣。

每一次每一次理由都各不相同,却每一次每一次都刻骨铭心。

刀剑的付丧神真是奇妙。少女跪坐在地上,一边轻轻抚摸着那颗枕在膝盖上的脑袋,一边不由自主地想到如此种种。

他们口口声声说着自己是刀,感情却和人类一样丰富。大概就算是”物“,从他们与她相遇的那一刻起,胸膛里跳动的就从来都是一颗真心吧……

”怎么了?我会不会很重?“

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枕在膝上的人翻了个身,伸手抚上了少女的脸。少女有些不好意思:”安定……你太小看我了。“

少年失笑:”怎么会。我是在担心你……“

少女低下头,瞄到那双蓝眼睛底下还微微泛着红的皮肤,突然之间来了脾气,故意撇开脸不去看他:“你说现在的刀怎么这样烦人……明明自己还没缓过劲来呢,倒是先担心起别人来了。”

大和守安定被呛了个措手不及,有点迷茫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少女看他那副不知所措的模样滑稽极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少年无奈:“月,你不要逗我好不好。”

“我没有逗你。”少女又变回了一脸严肃,”我可是认真说的。今天可以尽情地哭哦,安定。“

她又拍拍他的背,故作老成起来:“男孩子嘛,就是要哭过才能成长哦。”

“……才不要。”这回换成大和守安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而且后面那句是你编的吧,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少女见他笑了,也跟着笑了。她捉住了那只摸上自己脸颊的手,然后握了上去,十指相扣。

”感觉我手腕是不是细了一点呢……“大和守安定盯着少女和他相握的手出神了一会儿,”算了,这样也挺好的。“

“才不细呢,”少女却是揪住了这一句不放,“安定的手,是标准的练剑人的手!”

“可是如果能变得更有力度的话,挥剑的力量也会更得心应手……”大和守安定伸出手去,在空中握了握拳,“……我想要保护你。”

“真是笨拙啊……”少女笑着摇了摇头,“保护这种事情……是身为主人的义务才对吧?”


3

大和守安定在很久很久之前的时候,从没想过自己会有第二个人类的主人,也没想过自己会被以人的姿态召唤出来。

更不会想到作为刀剑付丧神的自己会被如此爱着,也不会想到会发展成崭新的恋人关系。

拥有了体温,拥有了情感,拥有了心跳,拥有了欲望。

从一开始就是崭新的世界和她,从一开始就没能意识到答案的他。

那份过去的执着与迷恋,或许早就缩小成为他身体上的一个小小的疤。去碰,会痛,去揭,更痛。到后来就连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如此歇斯底里。

但是再见到去世前的冲田总司的那一刻,他终于想明白了。

就像历史不能被改变一样,人的命运同样也是不能被改变的。身为刀剑他可以斩破来敌,却无论如何也救不了他,也回不到他的身边;甚至他连他的面都不曾见过,就算见了也永远不会知道他是谁。

大和守安定在那一个瞬间甚至从心底里觉得这样的自己是有一丝可笑的。结果冲田君说得一点也没有错,他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想要什么。

他知道,就算他模仿得再像,就从这点来说,他就输给冲田总司了。而且输到体无完肤。冲田君从来都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不会再迷茫了。“他提笔写道。

”从今往后,我只做你一个人的利刃。“

”请等我回来。“



*

虽说闭上双眼之后 å°±ä¼šæ¸æ¸ä¹ æƒ¯é»‘æš—


但用同样的方法 å´ä¼¼ä¹Žæ°¸è¿œæ— æ³•ä¹ æƒ¯å­¤ç‹¬

无论何时都抱着没有根据的淡淡期待 æŠ±ç€æœŸå¾…不断地等候


然而睁开双眼还是一如既往 ä»Šå¤©ä¹Ÿåªæœ‰æˆ‘一个人

花吹雪飞舞 è½»æ‚ é£˜åŠ¨ å¦‚此的幻觉不过是残像


尽管抗争 ä¾æ—§åˆ†é“扬镳


季节也已改变 


喧闹远去 å†ä¹Ÿä¸ä¼šé‡æ–°å‘芽

「做什么事都踌躇不前,也搞不懂在考虑些什么」


哪怕不说出口也能理解我的伙伴 å·²ç»ä¸åœ¨äº†

屋外暗沉沉的谁也不会来 æ˜Žæ˜Žæˆ‘早就明白了才对


努力保持得和那时一模一样 è¿™æ ·ä¸ç®¡ä»€ä¹ˆæ—¶å€™å›žæ¥


都可以上前迎接 ä¸€åŒæ¬¢ç¬‘ 


与花久久流连


谁都没有错 æ²¡æœ‰ä»€ä¹ˆç—›è‹¦çš„


结冰的花啊


只是悠悠地等待着 è§£å†»çš„日子

又是日暮 é™å¯‚的房间里响着「欢迎回来」的练习声


核对答案与寻找错误


事到如今也迟了吧……?


花吹雪飞舞 è½»æ‚ é£˜åŠ¨ å¦‚此的幻觉不过是残像


尽管抗争 ä¾æ—§åˆ†é“扬镳 å­£èŠ‚也已变迁


屋外暗沉沉的谁也不会来 æ˜Žæ˜Žä»Šå¤©ä¹Ÿè¿™ä¹ˆæƒ³ç€


突然响起的「我回来了」 


打开门扉带来了喧闹


一度停止的时间,开始流转



fin

*另外刚刚那个万圣节的调查! ç›®å‰æ¶é­”魔女组以压倒性优势夺得第一,吸血鬼女巫以良好势头上升x 调查今天12点截止~

评论(5)
热度(94)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