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像by 醒 /
创作个站 /
详细请看置顶

704 not found | episode1

【城南公寓企划in】

【入住前传】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çŽ°paro】

704 not found | -episode0 ä¸€åˆ‡çš„开始-

 

1

大和守安定心不在焉地用手撑着下巴,看着坐在旁边的女孩子伸手在自己的卷子上写写画画。

如果上次在居酒屋那个有点唐突又有些滑稽的见面也算得上结识的话,那这就是他们以朋友身份的第一次见面。图书馆旁边的咖啡厅,确实适合安静学习也适合进行讨论交流。

女孩子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说英语的时候一口流利,甚至还带了那么一点点伦敦腔的味道,不禁让人觉得这大概就是天生适合学这门语言的人。如果近距离地观察,就觉得她的脸更加耐看了——是那种非常柔和的,毫无攻击性的五官。有一点点吊梢眼,却并不会给人很凶的感觉。认真的时候会淡淡地没什么表情,但是笑起来的时候,眉角会微微向下,紫色的眼睛会像月牙一样弯起来。

总之,看起来软软的,很好欺负。

“这里差不多就是这样……大和守君?”小林吹月讲着讲着,突然意识到对方可能并没有在认真听,于是无奈地停了下来。

“嗯,我在听呢。”

“那……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大和守安定倒是非常诚实。什么都没学进去必然是没有问题,让他想也想不出来。

“……”小林吹月苦笑,“大和守君真的很不擅长学英语呢。”

“是啊。这个对我来说还是太难了。”大和守安定也苦笑了起来,“虽然知道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过就是无法学进去呢。”

“嗯……”女孩子听到这里,停下来想了想,“其实我能理解这种感受,我也不擅长理科,所以选了这个专业……大和守君理科很厉害的吧?”

“嘛,也不算啦,就一般水平。”

“能让小野教授这么看好一定是很优秀的,你就不要谦虚啦。”

“说起来……小林同学跟小野教授认识?”大和守安定好奇,“你是外院的吧,我记得小野教授只教理科课……难不成小林同学其实理科也很厉害?”

“不不不,”女孩子连连摆手,“其实是我……大学的时候选修过他的课。”

“诶——那难道是因为成绩很好,所以他才记得你吗?”

“并不是……!”

小林吹月慌忙摆手否认。话题拐到了令人尴尬的方向,虽然少女表面上努力保持着镇静,然而在内心早已是声泪俱下——因为不小心选错了课结果又刚好是自己完全不会的科目所以直接挂了才被记住……这话说不出口啊……!

而这一切都被大和守安定看在了眼里。本来确实是抱着恶劣的心态想捉弄她一把,但是没想到女孩子竟然是如此好懂,心里想什么直接都写在了脸上。觉得意外可爱的同时心里一下子也多了一丝歉意:“没关系,小林同学英语真的很好,以后我这边还请你多指教了。”

“呜嗯……”大概是真的被戳到了痛处,女孩子垂着头哭丧着脸,回答的声音也含混不清,完全没了刚刚教英语那副游刃有余的优雅样子。大和守安定盯着女孩子的发顶,细细软软的栗色头发,中间有一个可爱的发旋……像是某种小动物的皮毛一般,让他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

然后在差不多距离只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住了。大和守安定收回了手。

……自己这是在干什么啊!感觉脸上的热度一下子就上来了,大和守安定立刻将头转向了一边,努力掩饰着自己的失态。然而他又忍不住偷偷拿眼睛的余光去瞟向女孩子的方向,只见她将脸深深埋在双手之间,只有耳朵从头发的缝隙之中露了出来,原本白皙的肤色像是受了冻一样,变得通红。

……真是可爱极了,大和守安定想。

 

2

“唔”,加州清光使劲嚼了几口才把嘴里的面包吞下去,“居然有妹子能让你这种钢铁处男开窍,也真的是不容易。”

“……你有资格说我吗?!”大和守安定凶神恶煞地一把勒住了他的脖子,“把你刚吃下去的面包给我吐出来,那是我的早饭!”

“咳咳咳,”加州清光一个敏捷地转身逃开了室友兼死党的追杀,边跑边捏着嗓子说道,“你这样可是会把你的准小女朋友吓跑的哦,大和守君♪”

大和守安定气得扯开嗓子大喊:“加州清光追妹子追了二十年都没追到!!!!”

嗓门大得整个寝室楼都震了三震。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伴随着这句话的回音,各个楼层的房间似乎还响起了喧闹声和口哨声,一瞬间仿佛所有人都在趴在门上偷听。

加州清光本来是脚底抹油正准备开溜,结果这一句话直接震得他定在了原地。少年回头眯起了眼睛:“大和守安定……你丫今天死定了!”

 

3

于是小林吹月再下一次见大和守安定的时候,就看见了他两个青黑的眼眶。

小林吹月惊得瞪圆了眼:“大和守君你这是……?!”

“啊啊……没什么,不小心撞到桌角了。”

大和守安定当然不可能告诉她是因为把死党的暗恋情史一不小心捅了出去。而当然即使是理亏他也不可能毫不还手,所以加州清光的脸也成了熊猫。并且这还不算完,现在整个男生寝室楼大概都知道他俩一人有个暗恋了二十多年的青梅竹马不敢告白,另一个对来教自己英语的外院妹子一见钟情。

脑仁疼。

关键是要是真的也就算了,大和守安定其实到现在还不能算清楚自己对小林吹月的感觉。不能否认确实是有好感的,但是这种好感度确实上升得太快,让人在飘乎的同时有些不安。

“怎么了?”小林吹月感觉到了他的视线,投来了询问的目光。

“啊……抱歉。”

大和守安定不自然地摸了摸鼻子——是不是太不自然了?不管怎么样直接被本人察觉出了异样还是有些难堪,所以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没错,现在该做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学习……。

“唔……这个地方,”小林吹月翻开大和守安定的卷子,“对词语的把握不是很准确……这里的back应该作支持的意思,不是回去。”

“诶……”大和守安定对这个错误倒是有点意外,“像这种简单词还会有出现这种的用法吗?”

“也不算用法吧,”小林吹月解释道,“这种算是熟词僻义,比较偏本土化的外语里面见到的比较少,但是如果阅读母语使用者写的期刊论文,这就属于很地道的用法,因此考试很大程度上也会涉及。”

“啊……这么麻烦?”大和守安定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光是记住疑难词汇对我来说就已经够困难了……”

“这点倒是不用太担心,”小林吹月摆了摆手,“其实像这样的考试,考察熟词僻义的情况会比真的非常生僻的情况要多。除了对单词本身进行记忆以外,我更加建议是结合上下文去理解,因为像是文法之类的题目考察的更多是对文章感情色彩的理解……”

“感情色彩?”

“嗯,”小林吹月点头,“如果更具体一点,那就是通过一些关键词,去判断作者本身的态度,是喜欢还是讨厌,是赞成还是反对,是坚信还是怀疑,是偏激还是中立……”

少女的声音慢慢地又听不见了,大和守安定看着她专注的样子。少女的指尖是像葱一样的白,指甲是带着一点肤色的粉,垂在肩上的头发是深邃的栗,眼睛是像暗色水晶一样的紫。

感情……不知道为什么大和守安定突然觉得,喜欢如果是有颜色的,那就应该是这般模样吧——不是单一的,纯粹的某种颜色,而是所有的颜色混在了一起。并不能用一个形容词来概括,明快也好,热情也好,暧昧也好,哪一个都不足以描述出它的样貌,因为它是特别的,独一无二的。

尽管知道着很可笑,但他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想象。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牵走了一样,比起手上这份令人头疼的功课,眼前的少女显然更能夺走他的注意力。

“……今天差不多就到这里吧。”

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女已经合上了笔记。“光是靠讲的可能一下子太多也难以记住,还是回去实际练习一下掌握得更快吧?”

“嗯。”大和守安定点头,却满眼只剩下了她的影子。

 

4

小林吹月握紧了手中大和守安定返回来的卷子,皱眉。她只勾了几笔就勾不下去了,整个人向前一倾,双手撑住了额头,眼神里散发出绝望来。

“不行啊……这个……”

“还是得从最基础的开始补啊……”

 

TBC

评论(27)
热度(103)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