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お七夕の話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设定
ooc有
小部分冲田及其爱人出没注意
如有任何不适请及时红叉退出~
那么 ok的话 请接着往下看

========

              

“今天对于现世来说…难道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

冷不丁地被站在桌前的近侍刀这样问道。少女一愣,随即合上了帐本,“为什么这么问呢?安定。”

“虽然我也不是太清楚详细的…。但是有听说是'七夕'哦。”大和守安定看向审神者,好像回想起来什么一样,目光变得无比柔和,“而且,记忆中,冲田君他…好像也有度过类似的节日。可以的话,想要知道更详细的信息。”

“嗯,这样啊…”

少女把胳膊肘支在小案上,双手托住下巴,慢悠悠地开口:

“今天啊,是中国的情人节哦。”

“嗯…?”

“旧历每年的七月七日。平时不可渡过的天河在那天会飞来无数的喜鹊架桥,牛郎织女在鹊桥相会…不过很早就传入日本了,所以日本来说这也是个传统,不奇怪啦。”少女摆摆手,“话说回来,有传闻说冲田在京都的几年里有过未公开的妻子,没想到那个是真的啊。”

“啊。”

大和守安定有些恍惚。过去的那些日子不知为何此时走马灯式地在他的脑海中闪现而过。灯笼点缀起的夏夜的街道、不知从哪里传来的鼓声、熙熙攘攘的人群、噼里啪啦炸响在空中的焰火。付丧神中他应该还算得上相当年轻的一位,但关于那些美好往事的记忆每次却总是如同零星的碎片一般一一或者这是那时太年轻了、也太短暂了的缘故。

 不过有一件事情他还是记得的。那就是,每当到了这样的一个日子,大和守安定能看到自己昔日的主君身边站着一名自己并不熟悉的女性。在灯火照亮的夜市的街道上,他们就那样并排地走着。冲田君有时候会俯身下来在那位女性的耳边亲切地说点什么,而那位女性的反应总是低着头捂嘴轻笑。

真是…看起来幸福得令人嫉妒的光景啊。

然而在随即而来的战火之中,却连这样一年一度的幸福也被掐断了。

或许身为刀剑的他,并没有资格去指责什么,抑或没有资格去向往什么。真的是造化弄人,年轻的他并无意识,却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在时光的长河中还会被作为灵体召唤,并且喜欢上一位人类女孩子。虽然说审神者并不是普通的人类,但终究…还是挡不住分离的命运?

那么,至少,在这还能够把握住的眼前…

……

“喂…安定?你没事吗?”

回过神来就看见自家审神者在自己面前放大数倍的脸。

少年被吓了一跳的同时也叹了口气。

这个人,还真是完全没什么自觉…

“……主君,你下次再这样的话,我会直接亲上去的喔。”

“有本事你就来。”

……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对视了好一会儿。


“哎呀……我真是……败给你了…”

少女在那双碧蓝眼眸的注视下脸冒蒸汽表示缴械投降。

“赢了的话有什么奖励吗?”

“没有哟。少得意啦。”

“哎一一那么至少只有今晚陪陪我吧?”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之前和你说的话啊?我说今天可是一一”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安定笑着,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比在少女唇前,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而且,今天想要带主君去看个不得了的东西喔。”




'夏天的夜晚事实上是很吵闹的'跟随在安定身后的少女这样想到。

就算是在这样历史缝隙扭曲出来的时空也一样。少了那些灯红酒绿,温婉的透过枝梢洒下的斑驳月光和不知名的虫子的鸣叫,成为夏日夜晚里最天然的舞台和演奏家。

“前面草丛很深了,我背主君过去吧?”

“我想不用了……啊”

没有给少女拒绝的余地,安定蹲下身来,双手背在身后一把抓住少女的双脚,将她背了起来。

“别说些任性的话。要是您在这里被什么草割伤了脚的话,我回去会被加州清光暴打一顿的。”

“那安定自己也不是一样嘛……”

因为害怕掉下去所以紧紧贴住了少年的后背。感受到隔着布料传来的少年的体温,少女觉得自己脸有点发烫。

“嘛,如果那样的话就拜托主君为我手入了。”安定翘了翘嘴角。

“诶,真狡猾一一”

“这是在夸奖我吗?谢谢,我很高兴。”

“并不是,还有别飘樱花了。”

两个人就这样一路斗着嘴。

“到了。”大和守安定蹲下身来将少女放到地上,确保她站稳了才松手。“小心一点一一”

“呜哇一一”少女此刻却完全没顾上少年的警告,一下来就径直地向前走去一一

虽然并不是没有见过萤火虫,但眼前的这一幕,着实让少女看直了眼。

数以千计的大大小小的光斑,摇摇晃晃地从草丛中升起,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布满了眼前的树林。就像天空直降而下的繁星一般,摇曳着、闪着微弱的光,却仿佛一下点亮了整个山坡。

“真是漂亮啊……”
少女一刻不停地称赞着。
“主君你喜欢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他就那样看着眼前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的少女。

那些光斑不知不觉中开始围绕在他们身边。


“安定,你眼里有星星喔。”
“那样的话,主君也是一样呢。”
听到了这样的话,少女却意外地安静了下来。

“简直像是相隔在牛郎织女之间的银河啊…”这样小声的、由少女缓缓自言自语脱口的字句,却仿佛针刺一般扎在安定的心里。他望向审神者,想要说些什么,却发现根本开不了口。半晌,他下定决心,将手伸至面前,合拢一颗萤火。

“我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合适哦。”
边这样说着,边走上前,将掌心摊开在少女的面前。

“再怎么,也得是'鹊桥'吧?”


end

大家好我是来虐狗的(不是
第一次写完了有关安定的一个短篇,real哈子卡西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