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告白(上)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与说谎家非同一时间线注意

*有隔壁 @老坛一酒 家审神者出没注意


 

1

「给三月」

 

「最近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仿佛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颤颤悠悠地写下了这句,少女蹙了蹙眉,停了一下笔又继续写道。

 

 

「我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否该被成为单方向的暗地思恋……或者爱慕。」

 

「看到他的时候心脏跳动得飞快,变得不太敢和他对视;偶尔被叫住都觉得非常期待,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会特别的高兴。」

 

「有时候想要大声告诉所有人他的帅气他的可爱,有时候又想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小气地把这样独一无二的他藏在我的心里」

 

「每当被他漂亮的蓝眼睛凝视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呼吸都要停了……你知道我是在说谁了吧?」

 

「不是没有想过要直接告诉他我喜欢他,但是……」

 

 

少女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啪嗒一声放下了笔。揉了揉眉心,随手将信纸塞到了堆成小山高的公文底下。

 

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被这种感情所困扰。

 

审神者与刀的恋爱,不是没有先例,也并非绝对禁忌。政府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么坠入爱河的审神者们也就彼此心照不宣。“只需低调行事便好”——她已经能够想到友人给她的戏谑答复。而现在问题是,根本还没有到那一步。

 

若她是一个胆大又鲁莽的人,或许就按照内心的想法去做了。而事实上面对这样的感情又有几个人能做到这样呢?少女边想着边直起了身,慢慢地向门口踱去。

 

并且……

 

少女咬了咬嘴唇。

 

如果对方并无此意,让他知道了只会觉得困扰吧。

 

这么想着却又觉得内心一阵寒颤与寂寞。就连即便同是人类都不可强求,更何况还是实体化的神灵。如果这层表面上的关系一旦打破,以后相处起来想必是难免的尴尬。

 

那么就这样……?

 

不甘心啊。少女攥紧了手指。

 

想要赶走这突然浮上心头的郁结和不安,少女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穿过回廊,短刀在庭院里嬉戏;灵巧的小天狗第一个看到她,踩着树枝稳稳地站住向她大声地打招呼。伴随着他这一声,粟田口的短刀们也纷纷看了过来,各个喜笑颜开。审神者温和地一一回应。再往前走是太刀们的房间,打扮得一丝不苟的三日月宗近坐在屋檐下悠闲地喝着茶,那一身华服和天人一般的容貌在和煦阳光的映射下十分惊艳耀眼。旁边还坐着小狐丸和石切丸,时不时开口聊着些什么。看到少女走来,他们微微转身向她问好。少女朝他们笑了笑并点头示意。旁边可以看到正在晒被子的烛台切光忠和堀川国广,以及菜园子里捧着篮子仔细挑选蔬菜的新来的物吉贞宗。少女微微扫视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看见另外一位本应该与他共同劳作的同伴,想想也知道多半是偷懒去了。这样欺负新人可是不太好啊?心中其实早已笑开了花,不过还是装作一本正经地去找到了在灌木丛里小憩的和泉守兼定,假装看不见他惊讶和嫌麻烦的脸催促他去工作。

 

就这样一路笑闹着走到了前厅。踏入大门,她的近侍早已在那里守候多时。映入眼帘的先是高高束起的蓬松马尾,再是乌蓝色的细碎前额发角,再是如同湖水一般湛蓝深邃的眼,此刻正直白而温柔地注视着她。

 

又来了。

 

她听见自己骤然加速的心跳。

 

一路走来,其他人都可以淡然处之,而唯独眼前这个人,是最最特别的。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的,她已经记不清楚了。然而这不是重点。她只觉得他就算什么都不做,光站在那里都是一个耀眼得致命的闪光体。脸开始有点发热;目光也四处游移着不能直视他。

 

“怎么了吗?”察觉到她不寻常的表现,大和守安定不由开口。

 

完了。

 

所有的思绪在他关切的话语问出的时刻全然断掉。她干咳了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尴尬,嘴巴比脑子还要迅速地组织出了语言,“嗯……我没事……。”

 

“如果不太舒服的话要不要回房休息?脸都红了,不会是发烧……”大和守安定上前一步,皱着眉伸出了手探向她的额前。

 

“不、不用了!”她慌张地大声拒绝了,并且后退了一步。呼吸都要困难了,如果被他的手触碰到肌肤的话,不知道心跳会不会停滞呢?

……伸出去的手停在了半空中。大和守安定顿了顿,说道:“好吧。不过千万不要勉强自己。”

 

“嗯……我知道了。”

 

“对了,我今天有事要回现世一趟,所以今天本丸就暂时不安排任何事务……”少女终于想起了今天她来到这里的目的,“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麻烦你安顿吗,安……”

 

仿佛是咬住了舌头一般地,她竟然觉得连说出这个名字都变得如此难堪,明明一开始就可以随意喊出的名字,明明已经应该是顺理成章的习惯,自己到底是怎么了?不知道如何来掩饰这尴尬,她只好选择缄默。

 

好在大和守安定并没有过多地在意她这一奇怪的反应,只是顺从地接着她的话回答了“嗯,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暗暗抚上还在狂跳不止的一颗心,少女背过身去,落荒而逃一般匆匆离开了房间。

 

 

大和守安定目送少女离开,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最近明显感受到少女正有意无意地避着他。他自问并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于是对于这一变化便更加的迷惑不解。他努力让自己不去多想,然而每一次每一次和少女的正面对话都让他变得莫名的焦躁不安,因为显然少女拒绝直视他。他本以为也许是错觉,可是刚刚少女一系列的举动无疑是愈加证明了他的猜想。

 

是因为做错了什么吗……?

 

 

 

 

“哈?作为近侍有哪里失职?”

 

加州清光不可思议地从榻榻米上翻身跳下来,一屁股坐到大和守安定的身边,“我说你今天是怎么了,吃错药了?你是我认识的那个大和守安定吗?”说着伸起手对着他的额头就戳过去,要看他是否是在发烧说胡话。

 

大和守安定眼疾手快地一把拍开他,“喂,我是认真在问你。”接着他把最近的困惑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加州清光听着听着,从最开始心不在焉,到中间皱起眉头,再到后面唇角带笑。听到最后他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慢悠悠地直起身转过去又倒在之前躺的榻榻米上。

 

“……”大和守安定气不打一处来,“加州清光你站住别走,你这是什么意思?”

 

加州清光简直不想理他。

 

这事在任何明眼人看来都该知道是个什么情况,这是所谓的当局者迷?不过想想大和守安定那木头脑袋不明白也是正常;一想到这里他竟然忍不住同情起他来——幸灾乐祸意味的同情。

 

于是他又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对大和守安定说道,“作为近侍,你确实有失职的地方。”

 

大和守安定见他认真起来,也端正了神色准备听取意见。加州清光看他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卯足了劲才把笑意塞回了肚子里,本来只想逗逗他,没想到如今骑虎难下,清光决定继续跑火车,“你还记得你上回用了御札做刀装结果做出来轻骑兵并的事情吗?”

 

这回轮到大和守安定合不拢嘴了,他憋了半天才问道,“你怎么知道?”

 

“咳咳咳咳咳………………”加州清光差点要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内心的吐槽其实早已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席卷而来,可惜表面还要装作一副了然的样子。为了遮掩自己的失态,他伸手向前打了个响指后说道,“问题就在这里啊!”

 

大和守安定暗自思忖了一下,以这么久的相处来看,审神者不像是一个会为了这种事而生气的人;本丸的资源多到快堆不下,而且那天用了富士御札也是审神者嫌没有可以锻造出的新刀闲得无聊而让他使用在刀装上的……所以……应该,不至于吧?

 

仿佛看透了他的心思,清光伸出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说道,“这你可就不懂了。虽然说是审神者,但她好歹也是一个女孩子。据我所知,人类女性一般都擅长于掩饰自己的真实情感,而事实上她又希望别人发现她的真实情绪……”

 

“……你简洁点行不行?”大和守安定听得一个头两个大,于是不耐烦地打断即将到来的长篇大论,“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唔,”加州清光耸了耸肩,“我觉得送点她喜欢的东西作为补偿……?”

 

喜欢的东西……吗?

 

应该是那种,得到了会笑得特别开心的物件吧?

 

会是香甜可口的团子吗?不过她好像对于精致的吃食都毫无抵抗力呢,每次一边吃都一边赞不绝口。

 

或者是新的刀剑……?呃,这个好像不在能力范围之内。

 

还是漂亮的衣服呢。这么说起来,大和守安定不由得想起之前送给她的那件袖口和下摆印着樱花的羽织。一直在穿着呢,应该是很喜欢这类物件吗。

 

嗯?樱花?

 

思绪突然回到刚入春的那天。雨是突然之间下起来的,他俩刚巧被堵在了万屋的门口,又没有带任何防雨的用具。审神者说等等看说不定雨会停,他便遵从了她的提议,一道等在哗啦啦往下滴着水的屋檐里面闲聊打发着时光。少女懊恼地说到完了完了本丸开得正盛的樱花一定要被这场大雨冲刷得七零八落狼狈不堪,回去一定要好好用灵力修复一下才行。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了,他就接了一句,“很喜欢吗?樱花。”

 

“嗯,樱花是我最喜欢的花哦。”少女笑着回答。

 

啊……原来如此。也怪不得她会如此珍爱那件羽织了。

 

大和守安定丢下一句“我出去一趟”便起身急匆匆地离开。加州清光望着他的背影啧啧了两声,又眯着狭长的眼睛满足地笑了笑,原地张了张口型:祝您好运呐。

 

待听不见大和守安定的脚步声后,加州清光快步地走到门口把门一关,紧接着几乎是大踏步地一跃跳上了榻榻米然后一个翻滚。再然后就是爆炸一般响彻房梁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和守安定用富士做了个轻骑兵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2

 

如果是樱花的话,会让她打起精神来吗?大和守安定这样想着。

 

只可惜庭院的景致早已应季变成一派艳丽的秋色。习习凉风卷起红叶,在空气中打着漂亮的旋儿,最终慢慢悠悠地落进一汪碧水。

 

他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去敲审神者的门。拜托她用灵力变换季节就毫无意义了不是吗。

 

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哎?这位难不成是……阿月家的安定?”亚麻色短发的少女眯着眼盯了他半晌,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拍了一下手掌。

 

“虽然很突兀……”大和守安定不太确定这位自己并不相熟的邻家审神者会不会帮忙。他一边斟酌着词句,一边十分不自在地握紧了袖口,“不知道能否劳烦您将季节变换成春,并允许我折几枝樱花带回去呢?”

 

“啊啦……”少女显然有些吃惊于他的要求,不过下一秒便很爽快地答应了,“没问题。”

 

审神者一挥衣袖,冰雪消融,树枝发出生长的脆响,快速地抽出了新的花苞。从几乎看不见颜色的白到枝桠尽染的粉,从万物寂无声的冬到生气蓬勃的春,也不过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扑面而来的风里还夹杂着些许寒意,惹得一片落英缤纷。

 

大和守安定小心翼翼地折下几枝揣在衣袖里,便礼貌地同审神者道了别。三月目送他远去,咧了咧嘴又忍不住揉揉眉心。这样的情况,就算不去问原因大概都可以猜到个大概。背着手慢悠悠地转了个身,却发现拐角处闪过一抹蓝色的身影。

 

嘛……。看来自己家这边,也是相当头疼呢。三月无奈地笑笑,便蹑手蹑脚地追了过去。

 

 

 

“失礼了——”大和守安定捧着插好樱花的花瓶,立在门口敲了敲。却是无人应答,他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屋内已经不见了少女的踪影,只有不知道摆放在哪里的老式时钟发出的规律声响。整个屋子空荡荡又静悄悄的,不知道为什么竟显得有些落寞。大和守安定走至少女办公的案前,想要把瓶子立在显眼的位置。不料,也不知道是手指一滑还是重心没稳,他刚一松手,那瓶子便不受掌控地一横,翻倒在桌上。水簌簌地流出,刹那间就浸满了整张桌子,顺着边角滴滴答答地往下落。大和守安定低呼着“糟糕糟糕”一边以最快的速度将少女所有的纸张文件全部撤离。

 

只可惜垫在最底下的一张还是遭了秧。整张纸已经被水分浸得透湿,墨水也随之晕开,大部分内容完全看不清了。大和守安定一脸懊恼地将它拿起,打算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补救,目光却在扫视到中间的一行还未晕染开的字时凝住了。

 

「最近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他盯着这行字看了许久,久到以致于有些恍惚。

 

审神者对于他们的喜欢是大度的,甚至可以说是无私的。

 

她能够照顾到每一个人的喜好。短刀们喜欢甜点,她就特地从现世带来;三日月和莺丸喜欢茶,她从来都没有忘记过他们;刀剑们不愿提及的历史和忌讳,他知道她早就私下调查得一清二楚,并小心翼翼地避开。就连喜欢恶作剧的鹤丸,她也只是小施威胁,大部分时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大家去玩闹。出阵遇不见新的伙伴、远征捡不到小判、内番偷懒,她也很少抱怨。最紧张的时候永远是有人受了伤的情况,无论轻重,无论是谁,她都第一时间焦急地送去手入室。

 

但是隔着这张薄薄的信纸,他都能感受到,从这个“喜欢”里,审神者流露出来感情的厚度。

 

这和对他们、对每个人公平的“喜欢”是不一样的。纵使再迟钝他也明白。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所以她今天特地来和他说要回现世,是要去见她喜欢的人吗?

 

这段时间的奇怪表现,也是因为坠入了爱河,所以觉得要和作为付丧神的他保持距离吗?

 

身体不知道何处在隐隐作痛。好奇怪啊,明明是好事啊,明明审神者的笑容是最重要的,明明那个答案已经摆在眼前,可是为什么这样的让人难受呢?

 

一种说不清楚的、又酸又苦的情感,顺着堵塞住的鼻腔流进了心里并一点一点地蔓延开来。不安、惆怅,以及还有一点别的什么。

 

像感冒了一样,胸口涩涩的。这种感觉,他很讨厌。

 

 

草草地将东西收拾了一下,大和守安定有些失神地走出了房间,结果刚走出门就与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撞在了一起。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楚,只觉得伴随着“咚”的一声,眼前就变成了白花花的一片,还未清洗的衣物在空中翻飞了好一阵,回过神来他和对面的那个人头上和身上全盖满了还带着汗臭的衣物。

 

“堀川?”

 

“大和守君……?”

 

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突然一起笑了起来。

 

“现在有空的话,能帮我把这些收拾一下一起拿到后院去吗?”

 

“嗯,没问题。”

 

“话说回来,大和守君有什么烦心的事吗?从刚刚开始一直魂不守舍的哦。”

 

“啊?哎……没有。”

 

连忙矢口否认,说完又觉得仿佛掩饰得太过拙劣。大和守安定犹豫了好一会儿,堀川看到他心事重重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由开口,“如果有什么困扰的事情的话,尝试着说出来或许大家能一起想办法哦?虽然我也不勉强你……”

 

“那个,”大和守安定打断了他,“堀川对于人类的爱情了解多少呢?”

 

“这个啊……我也不太清楚呢,”堀川国广思索了一会儿,“毕竟,我们是付丧神啊。虽然说可以拥有和人类一样的形态,但是思考方式完全不同吧?”

 

“也是……抱歉,问你这么奇怪的问题。”

 

“难道说是有关审神者的事情?”

 

见大和守安定一脸吃惊地望向自己,堀川心里已经明白了八九分。顿了一顿,他张口问道:

 

“大和守君喜欢审神者吗?”

 

大和守安定听到这个问题突然心中一凛。随后,恍若醍醐灌顶一般,他突然开始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的烦躁不安了。

 

原来如此,自己是喜欢着她的啊。

 

喜欢她吃到美味团子的幸福表情;喜欢她在案前奋笔疾书的认真样子;喜欢她站在门前眺望远处,微风吹来半张面纸下若隐若现的侧脸;喜欢她每次毫不客气却又一脸焦急地给受伤的自己手入。

 

这样的细节,如今回想起来,还有太多太多。

 

她真是太过宠溺他了。以致于让他将这当成了习惯当成了理所当然,连感情的变化都快要注意不到。

 

所以他才会难受、焦躁、忧虑、郁闷、患得患失。这些情感统统可以概括为一个词,那就是嫉妒。

 

想把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都给她,想让她的眼中只有自己一个人

 

“嗯,喜欢。”

 

答案早已呼之欲出了。

 

堀川稍微愣了一下,接着立刻回过神来他是想明白了,不由得会心一笑。

 

“那要去告诉她吗?”

 

“要去。”

 


tbc


下篇点我

如果喜欢就给我点个赞吧^^

评论 ( 22 )
热度 ( 130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