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告白(下)

上篇请点我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3

 

现世的街道上,车水马龙。

 

大和守安定就跟在距离审神者不到一百米的身后,一言不发地走着。


付丧神在作为近侍、并在审神者回到现世的情况下有机会一并前往。因为灵力的作用,付丧神去往现世后到达的地点必然是在审神者附近,这也免去了寻找和走散的麻烦。

 

结果在走之前还是被逼着换了这一身……大和守安定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打扮不由得苦笑。在那之后他被堀川拖着去了协差和打刀的房间,硬是达成了鲶尾的衬衫、清光的裤子、堀川的鞋子以及物吉的帽子等等成就——笔挺的西裤与擦拭得一尘不染的皮鞋衬得腿修长,上衣的领口因为有些紧并没有系上扣子,微微露出好看的喉结与锁骨。高高的马尾被散下来藏进帽子里,只露出刘海与鬓角的碎发,使他看起来几乎和其他人无异。

 

他望向走在前面的审神者。幸运的是她完全没有注意到他。回到现世的审神者像其他现代女性一样穿着普通的风衣短裙和腿袜,两手放松地揣在兜里,肩膀上挎一个包包,耳朵里似乎还插着耳机,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本来是打算一遇到她就要告诉她的,却在审神者看上去雀跃不已的样子下屡屡败阵。不知怎么,越走近她一步,他的心里也越忐忑,那颗走之前坚定的、毫无杂念的心,此刻充满了无数的疑惑与担忧。他开始害怕,害怕下一秒他最不愿意看见的场景就要在眼前出现,害怕连喜欢都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最无情的事实拒绝,害怕让她伤心,害怕让她为难。害怕他会永远地失去她,不光是作为爱慕的对象,也是作为审神者与付丧神、这样的主从关系都不复存在。

 

大和守安定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跟着少女,现在他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了。

 

少女绕过拐角,他便跟着绕过拐角。

 

少女穿过天桥,他便跟着穿过天桥。

 

明明是只要迈开脚、快走几步就可以追上的距离,如今却在他的踌躇不定下显得那样遥远。

 

就这样没头没脑地跟着少女进了一栋建筑物里。

 

扑面而来的暖气让大和守安定一下子回过神来,抬眼环顾四周,琳琅满目的货架,和在货架前流连忘返的人们,一眼扫去几乎大部分都是打扮各异的女性——穿着制服的女子高中生、成熟时尚的职场OL、戴着口罩身着休闲装略显神秘的客人……这是什么地方?

 

大和守安定还没有功夫去疑惑,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就让他不由得一个激灵。

 

……好像,把审神者跟丢了。

 

 

少女今天回现世,确实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大和守安定的新周边商品听说发售了啊!

 

一想到这件事就让她兴奋不已。虽然说对着本人她还没有做好思想准备去表白那份感情,但是对着印着他的照片的挂件、海报、徽章;按照他本人模样塑造的粘土小人的话?

 

完全没问题。

 

“老板,给我换20个硬币。”

 

“好嘞!”

 

攥着一大团硬币,她几乎快把脸贴在娃娃机上,痴迷地望着那隔着一层透明玻璃里的“他”。新出的商品是个趴着的玩偶,有着和本人一样漂亮的蓝眼睛和温暖的笑容。手掌的大小和看起来毛茸茸的手感更增添了几分调皮。

 

“好可爱……”

 

喉咙不受控制地低喃出夸赞的字眼。轻车熟路地投币、握住控制杆,一张脸上写满了势在必得。

 

“今天不把你带回家我可也不走啊。”她微笑着轻声自言自语道。

 

 

与此同时,大和守安定虽然面上看起来还算镇定,内心则早已经急得炸开了锅。在大致环顾了一圈店内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之后,他又回到了门口,选择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了下来。等在这里,大概比盲目地去寻找更加有效吧。更何况,万一两人再次走错过那就糟糕了。

 

随意地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了一本书,举到眼前并拉低了帽檐。装作阅读,眼睛却一刻不停地在观察着周围的人群。事到如今也不能光明正大了,如果现在被发现的话,会不会被认为是变态啊?

 

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动着,分不清楚是紧张还是激动。店铺里很安静,偶尔传来鞋子摩擦地板和谁在窃窃私语的声音。

 

等再次见到她的时候,自己能好好地面对她并说出来吗?

 

手指不自觉地握紧了书本。

 

就这样等了不知道多久,屋内的光线由明亮变得昏暗又变得明亮。透过落地的玻璃橱窗向外面看去,世界已经被落幕的黑夜和刺眼的霓虹灯的光线包裹笼罩,下班放学的人们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而他终于看到了她。

 

那个熟悉的身影就侧对着他站在眼前——隔着一排货架。

 

大和守安定站起身来,透过货架的间隙可以清楚地看到她的一举一动。他吞了口口水。然而还未等迈开脚步,他却因为看清了少女正在望着的东西愣住了。

 

那是自己——不,确切地说,是印着自己的等身大小的一张挂画。

 

少女就站在那,微微仰着头,翘着唇角,目不转睛地看着。

 

他屏住了呼吸。

 

紧接着,他看到少女做贼似的左右观望了一番,确定四下无人之后,闭上眼睛,半踮起脚尖,一脸幸福地亲吻上了挂画中那个自己的嘴角。

 

画面仿佛被定格了。

 

像是淘气的孩子咬了一口渴望已久的糕点,又像是在品掇一口上好的红酒,那只恍若蜻蜓点水般的一吻,却充满了无数的珍惜和小心翼翼。

 

明明只是一张画像,却让她看起来像是亲吻到了爱慕已久的恋人一般。一张漂亮的脸庞此刻变得通红,只见少女轻咳了两声,羞涩地用手捧了捧自己的脸企图冷静下来。

 

之后她便飞快地转过身去,抱住之前选好的大大小小的物品,快步地跑向收银台去结算了。

 

大和守安定呆呆地站在原地。他的脑海里,还在不断地回放刚刚看到的画面。少女满是迷恋的目光、甜美又沉醉的笑容、微微颤抖的脚尖和无比青涩的一吻。脸烫得像是要烧起来,他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唇,好像刚刚她亲吻的不是那张海报,而是自己一样。

 

糟糕……好可爱……

 

所以那个“喜欢的人”,就是指自己吗?

 

好高兴。好高兴。


之前的所有犹豫不安和疑虑痛苦,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他觉得之前的自己是那样的胆怯和可笑。沉淀了许久的心情此刻终于得以发酵与迸发,像泡沫一般满满的溢出了心坎、冒出了喉咙、不断地飘升至大脑顶端。


大和守安定真的很想就这样冲过去,将她拥在怀里。不过……就这样突然出现的话,一定会把她吓得不轻吧。

 

指尖快要掐进手掌心,大和守安定目送少女结账完走出门。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即大踏步地跟了上去。

 

 

4

 

深秋的夜晚带上了丝丝寒意,偶尔吹进衣领的冷风昭示着冬天的踪影。已经脱身于灯红酒绿的闹市区,市郊的道路正被如水的夜色笼罩着。路灯投下暖橘色的光线,三三两两走过的行人,这一切却让少女无法放松下来。

 

因为事实上从下午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正在她的周围。

 

这股力量绝非人类,是一种类似于灵力的东西,所以她才能有所察觉。一开始她以为是同为审神者的气息。这确实很正常,而她下午去到的场所也刚巧是审神者可能的聚集地。

 

但是直到现在都还能感觉到,这可就不大妙了。

 

害怕验证猜想,少女不敢回头去看。大脑飞速地运转着,如果是被什么东西跟踪了,那么现在直接回家是非常危险的行为。然而她也不能直接回本丸,因为手上还拎着一堆,嗯,和他有关的东西。

 

想到这里少女不禁抚了抚额头。天哪,这些东西要是被发现,不要说坦白心意了,她根本连再见那个人的勇气都没有了。

 

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少女余光瞥见前方的右手边有个休闲的小公园,突然有了主意。她一边不动声色地加快了脚步的速度,一边悄悄地将手中的袋子口打了个结系在手腕上。

 

一步、两步、三步……少女沉住了呼吸,走到交叉路口的时候往右手边一拐,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向攀爬用的高高的钢架。那旁边刚好有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枫树,少女手脚并用三下两下爬到了顶端,枝叶便将她的身影遮挡得严严实实。

 

大概只是等待了一两秒钟的样子,就有人影出现在了交叉路口的路灯下。

 

果然是被跟踪了吗……她屏住呼吸,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个身影,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钢架的栏杆。

 

只是那个人越走近,却越让她感到有些困惑。

 

这帽子……看起来怎么这么眼熟呢……

 

虽然因为光线太弱的原因看不清打扮,但是身形和体格也有种熟悉的感觉。

 

底下的人看起来似乎很焦急,他漫无目的地一边快速向前走一边左顾右盼,最终在原地站住了。仿佛是想要擦一擦额头上的汗,他一把将帽子摘下。而几乎是与此同时少女也惊叫出声。

 

“安定——?!”

 

底下的人一下子也愣在了那里,他抬脸望过来,少女就这样直直地对视上了那双蓝眼睛。

 

不是吧……什么时候开始跟过来的啊……

 

少女捂住了嘴巴。

 

如果根据灵力的反应,从下午就开始……?!

 

究竟被看到了多少啊?

 

为什么偏偏是本人啊……?

 

超害羞。超想逃。

 

她仿佛听到大和守安定在底下向她大声地呼喊着一些什么,不过现在她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

 

哪里还有什么颜面去面对他。

 

刚想起身,却不料脚下一滑,少女直接踩了个空,从高高的架子上摔了下来。

 

而疼痛却并没有如期而至。大和守安定张开双臂接住了她,随着惯性两个人一起重重地摔进了修剪齐整的人工草坪里。

 

她慌乱地想要坐起身,却被他环在她身后的手臂紧紧抱在怀里,整个人都动弹不得。朝思暮想的那个人的脸庞就近在咫尺,细碎的鬓发贴着她的侧脸。她终于知道无路可逃了,索性闭上了眼,像是砧板上的鱼肉一般任凭他处置。

 

一只手掌覆上了她的后脑勺,轻轻地揉了揉;紧接着便是他略带些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对不起……”

 

怎么都没想到,他一开口竟是这句话。少女刚想开口,他已经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本来刚刚就想回去本丸的,因为天黑了就想着看着你安全到家,不自觉就……结果还是让你受惊了吗,抱歉……”

 

“为什么?”

 

“嗯……?”

 

“你……都看到了吧?”少女颤抖的声线吐出断断续续、词不达意的话语,“为什么……不觉得我恶心吗……做出那种事……”

 

“我……连直接向你告白这种事都做不到……但是我还是……不受控制地……想要喜欢你啊……”

 

少女撑起手臂跪坐起来,泪水不受控制地夺眶而出。

 

“我不讨厌哦。”

 

“哎……?”

 

“不如说,我觉得那样的你,非常可爱啊。”

 

少女不敢置信地向安定望去。他此刻正注视着她,像平常一样,却又有什么不同。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此刻不再是普通的关爱,而是沾染上了几分眷恋的色彩。他将手伸向她,轻轻地揩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我喜欢你。”

 

“所以不要再哭了。”安定指了指自己的心口,“不然的话,这里会很难受。”

 

这是在……做梦吧……

 

少女捂住了嘴巴,眼泪却流得更厉害了。她伸手胡乱地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精心化好的妆容已经花得差不多了,脸上满满的全是泪痕,她从来没有如此狼狈过,但又从来没有如此期盼过,期盼这一刻,会成为永恒。心脏像是停止了工作,她望着他,微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却已经满心是不敢相信的欣喜。

 

“我也……喜欢……你……”

 

如细丝一般的声音还未完全呢喃而出,少女便再次被安定紧紧地拥在了怀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或许此刻,任何言语都是不需要的。那份情感早已被完好地传递,隔着衣料传来的彼此不规则的心跳就是证明。

 

 

良久,安定闷闷地开口,“那个,能拜托你一件事情吗。”

 

“……什么?”

 

“之前在商店里对着挂画做的事情……那个,能再对我做一遍吗……”

 

“诶……?!”

 

呜哇啊啊啊果然被看到了啊!!怎么想都还是太羞耻了啊啊啊!!

 

少女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安定松开了她。少女抬眼望去,却看到他白皙的脸颊上不知什么时候也爬上了淡淡的绯红。海水一般的眼瞳依然是认真地注视着她,却少了以往的从容不迫,多了一分紧张与羞涩。

 

感觉到自己的脸也开始发烧了,少女索性闭上了眼,颤抖着将唇向前缓慢地移去。在快要贴上嘴角的时候,安定一低头吻住了她。

 

恋人之间的亲吻是怎样的一种体验?

 

此时此刻,来自唇角的厮磨,温热的鼻息,睫毛的轻颤,发梢的触碰,仿佛全世界都安静得只剩下了彼此。那份温柔如同深山融化的第一片冰雪,又如偶尔拂过树林的一阵微风。所有的喜欢、所有的珍惜、所有的思念、所有的爱慕,全部都交织在一起化作了这一个吻,那味道犹如春天樱花铺满的小道、夏日色彩缤纷的冰淇淋球、秋季沉甸甸的果实、冬日温暖的羊毛围巾。

 

原本最期待的告白是什么样的呢?

 

原本最想对你做出的告白又是什么样的呢?

 

这种事已经不记得了。

 

所有的词汇和语句都忘记,最终只剩下了喜欢你。

 

这样,就好。

 

 

Fin


*如果觉得喜欢,就给我点个赞吧^^

评论 ( 26 )
热度 ( 162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