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冬庭夜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成人向注意!高亮注意!

*审神者是隔壁家的五月 名字出现有

*ok的话↓

 

 

“下雪了啊……”

 

带着一丝惊叹又带着一点欣喜,审神者推开窗棱。白色的雪片在黑夜中如同星雨一般,悄然无声地落下。庭院里的池塘结了冰,皎洁的月色毫无保留地一泻而下又被无限延展开来,已经积得有些厚的白雪倒映出室内的灯光。光怪陆离在这寂静的夜里交织着,竟让少女看得有些痴了。

 

掩上窗子,少女偷偷地跑回屋里,翻出厚厚的斗篷,又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已经很晚了,如果这个时候打扰到其他刀剑的休息想必不是件好事,而且最关键的是……

 

总觉得,正大光明的话,近侍不会让自己这个时候出门呢。

 

“呼——”最后一步成功地轻轻将拉门关好,少女如释重负般地呼了口气。待转过身来,她却不由得一下子就睁大了双眼。吐息在寒冷的空气中一出口鼻就化作白烟一样的雾气,少女伸出双手捂了捂自己的脸颊——凉凉的,不仅深吸了一口气。

 

“好美……”

 

和在室内看到的又截然不同了。镜子一般的冰面泛着银白色的光辉,像是要把皑皑万物的影像都收拢其中。少女小心翼翼地踏出步子,大半个靴面陷进雪里,发出细碎的声响。这浑然天成的舞台在夜幕的笼罩下散发出莫大的诱惑力,宛然是一种直白的邀请。

 

战战兢兢地踩了踩冰面,发现有足够厚实,少女才胆敢将自己全身的重量放上去。脚底光滑无比,少女尝试了好多次才找回了平衡,有些兴奋地在上面滑动起来。

 

随着身体的快速移动,离亮着些微灯光的本丸也越来越远。视野逐渐变得开阔起来,结着冰凝的枝桠、时不时因风而起的白雾,以及还在不断下落的雪花。一切的一切都让少女感到雀跃不已——之前还稍微有些紧张的心早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发现秘密宝藏、迫切想要和谁分享的喜悦。

 

简直就是天然的溜冰场啊……

 

“明天早上一定要喊粟田口的小家伙们也一起出来玩…!”

 

少女正在为心中突然冒出的想法得意不已,突然之间仿佛听见有哪里传来了细微的声响。她不由得站稳了脚步,侧耳倾听。

 

黑夜里,只有呼呼作响的风声,和细小的冰粒敲打在树林、石桥和冰面上的声音。

 

“是错觉吗……”

 

少女一脸狐疑地歪了歪脑袋。正在这时,刚刚的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并且愈演愈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声势向她袭来——那是冰面的破碎声!少女暗道不好,条件反射地以最快的速度向岸边滑去。

 

但还是晚了。

 

伴随着碎裂的脆响,少女只觉得脚下一滑,身体便瞬间下陷到冰冷的水中。她无法形容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深入骨髓的寒冷与刺痛,让整个人瞬间失去了体温。她努力用手扒住身边的大块浮冰,却很快就发现自己并使不上一点力气——月光下,她能看见自己已经发乌的指尖。想要呼救,却冷不防呛了一口水,所有的呼喊都被淹没在喉咙里。意识渐渐地模糊,她觉得她马上就要抓不住浮冰了。

 

“安定……救我……”

 

“!! ”

屋内准备休息的大和守安定一个激灵。

 

他站起身来,心里竟变得有些烦躁。是天气寒冷的缘故吗?一股寒流自脚底直冲头顶,让他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他无法形容这种毫无预兆地涌上心头的不安是什么。咬了咬有些发干的嘴唇,大和守安定不由得在屋内踱起步来。下意识地走到窗前翻了翻还在滋滋作响的炉火,却仍然没有感受到气温的回升。用手蹭去一小块凝结的水汽,只见狭小的视线内呈现出的,是一片无瑕的白。

 

“诶……下雪了啊,难怪感觉比平时更冷了……”

 

正在感叹的时候,突然瞥见远处结了冰的池塘边上,好像有什么异常。

大和守安定感到有些困惑,同时也竖起了警惕。他眯起眼睛仔细地打量着外面,却在辨认出那是什么之后瞬间失了血色。

 

 

 

 

 接下来想吃肉的请点我

 

 

 

 

*我的天哪,终于写完了,大家好,隔了好久不见的车,吃得开心吗

*此乃去年冬天就脑补的一个很带感的脑洞,因为觉得实在太带感了所以决定要写肉,而且刚好决定要给五月粮,所以就这么顺理成章地用上了……

*你们知道吗,我真的每次开车都在很用心地把安定写绅士一点,因为我真的很容易就不小心让他开口讲荤段子,所以有的时候写起来还是挺痛苦的,希望以后能自动习惯这一模式

*最后的最后,如果觉得好吃的话,记得给我点个赞喔(嘿

*觉得没吃好就不要说给我听了(你大爷

 

 

评论 ( 16 )
热度 ( 83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