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缘之奇遇

*HB to @漂在魔方里的腐鱼 ♥

*审神者是鱼太太家的早樱 名字出现有 妄想设定可能有()

*一个(妄想中)两人相遇的故事。乙女成分不多,见谅

*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微乙女向)

*清光及其他刀剑与审神者的友情向互动有

*尽管之前尽量参考了前提剧情和人物设定,不过关于剧情,这里知晓得也不太多……尽管是无礼的请求,但是如有任何与原作设想有偏差的地方请当做平行世界看待><

*一切ok的话

 

 

 

1

 

“啊……?你刚刚说到那个什么……捡违非使?”


“是检非违使,主上……”加州清光无力地揉了揉眉心。对面的少女倒是一副游刃有余的姿态,浅橘粉色的头发因为半靠在椅背上显得有些乱,短短的眉毛微蹙着。猫咪一般的眼眸慵懒地半眯起来,还时不时地哈欠连天,表示她对目前所谈论的这个话题兴趣缺缺。

 

“……是近日战场上新出现的,与敌我都对立的第三方阵营。”见她没有要插话的意思,加州清光便耐着性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目前的具体状况还不太清楚,但是,从目前政府收到的情报来看,已经出现了好几起审神者出阵队伍遭到重创的实例,” 他话锋一转,语气严肃了起来,“更有甚者,出现了碎刀报告。”

 

加州清光拿起笔来刚欲在地图上标记出来给审神者,却只听到突然“啪”地一声,是手掌重击在木桌上的声音。

 

“老子才不管他是什么减肥大使还是减胃大使,”骤然下降的声线,余波未散的怒击,空气仿佛都为之震慑;“老子不允许你们中的任何一个出差错!御守那些一个个的都给我带好了再出阵!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私自轻举妄动!还有……”

 

短发少女的眸色暗了暗,那模样,仿佛初露獠牙利爪的幼兽——

 

“一经发现,一个不留。”

 

“做得到吧?加州。”

 

对面的少年嘴角弯了弯,暗红的瞳色流淌出血液一般的光华。


“遵命!”


 “啊还有哦,是检非违使,主上。”


“啰嗦!”

 

 

 

2

 

巨大的鸟居在清晨朦胧的光线中愈发显得古老,审神者有时候会感到奇怪,这座鸟居按道理来说应该和本丸一样,也是为了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才修建的。但这奇妙的年代感却让人怀疑它的经历——褪了色的表面,靠近底部甚至有大片的漆脱落,跟飞扬的尘土和磨蚀的痕迹混合在一起形成了狰狞的外形。


也罢,总归是个传送的东西。跟时间扯上关系的物件最终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审神者自嘲地笑了笑。悠长的号角声从远方传来,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是时候动身了。

 

少女冲清光招了招手,对方便会意了。简单地清点了一下人数,加州清光绕到队伍的最前方,伴随着沉着的“出阵——!”二字,一记响亮的马鞭声应声落下。马儿长长地嘶吼了一声,整个队伍便宛若沉睡的齿轮机器一般,缓慢地开始前行了。

 

晨曦里倒映着一行七人的影子——这样的队伍,恐怕在这边的世界里也是极为少见的。一般来说,审神者只负责召唤沉睡在刀剑本体之中的付丧神并赋予他们战斗的力量,而自身是不参与的。一来没有这个必要,二来审神者自身的安全如果受到了威胁是极为危险的一件事,因此审神者并不会随行出阵——只有两种人例外。

 

一种是天赋异禀的审神者。在被政府招收之前就有着异常强大的灵力——这种力量使得他们能够对自身周边的一切能量运用自如。而另一种则是后天的武者,忍者、剑术、弓箭世家的后代从事神职,这样的审神者大有人在。

 

而她则明显属于前者。

 

强大又纯净……且源源不断的灵力,大概是她作为审神者自豪的资本吧。虽然少女对此事本身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是能够让自己随付丧神们一起出阵,这一点倒是勾起了她的兴趣。尽管平常看起来不拘小节,但她向来不掩饰自己对刀剑安危的担忧。加上刚出任时首战便失利,这件事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近侍加州清光拗不过她,只得由她跟着了。

 

“喂,加州。”少女远远地叫他,加州清光便让蜂须贺带队,自己绕到了队伍的最后面。

 

“怎么了,主上?”


“你前几天说的那个……呃……检非违使,”少女纠结了半天差点咬到舌头,总算是准确无误地说了出来,“有什么……具体特征吗?”

 

“特征啊……”加州清光皱起了眉,“这个,我也没有发现有什么详细的说明,只是听说出现的时间地点都毫无规律可循,一班对方会把历史修正主义者直接干掉然后冲我们而来……这样……”

 

“就这些?”

 

“啊,好像还有一点,”加州清光努力回忆着,“似乎是出现之前会有浓浓的黑雾……”

 

“黑雾……吗。”

 

“知道了。接下来几个地点虽然都是原来去过的,但是也万不可大意。”

 

“是!”

  

行进的前几个据点都异常顺利,己方只是折损了几点兵力并大碍。很快就到达了第一个资源点,众人决定原地稍作休息再继续前进。一路过来还是和平常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少女不由得松了口气。不过虽说如此,对于新出现的敌情却一无所获。如果就这样一路平安到达王点并返回也未尝不是件好事,但是……

 

稍微,有点不甘心啊。

 

“加州,你们在这里继续坐一阵子,老子去那边看看。”

 

“哎——?主上,单独行动很危险的。”正在喝水的加州清光猝不及防地被她的话吓了一跳,差点被水呛住。他回过头来紧皱着眉盯着她,“不行,不准去。”

 

“你是主上还是老子是主上?”少女毫不让步。

 

“你……我……我……你……”加州清光被噎了个正着,混乱了半天才终于理清楚头绪,“但是……!”

 

“不要但是了,加州,你说话都结巴了。”少女戏谑一笑,灵巧地翻过栅栏跳到旁边的灌木丛中,向他扬了扬手里一支哨子状的东西,“真的有情况的话老子会用这个联络你的。放心吧,最多就是去散个步罢了。”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少女便一溜烟地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啊……!!!”加州清光懊恼地跺了跺脚,“怎么会这样——!主上也真是的!太随便了吧!!”

 

“要不要去找找看?”堀川国广提议道,然而随即他又想到,“啊,也是呢,要是之后更走散了就糟糕了……”

 

“所以啊!”加州清光瞬间像泄了气一般,一屁股坐到地上,“可恶,要是刚刚反应速度再快点就好了……!”

 

“嘛嘛……加州君也不要太自责了,毕竟我们都有责任……”一旁的石切丸开了口。

 

“总之,现在只有原地等她回来了吧?”

 

“嗯……”

 

 

 

3

 

“呜~哇”


 高大的树冠密不透天,一进入森林里,就好像走进了巨大的天然防护盖,连空气都变得清凉起来。点点光线从细小的枝桠缝隙之间透进来,形成了条条可见的光路,最后落尽漫过脚腕的草丛中。虽然姑且是来打探敌情的,但这番景象让少女觉得既新鲜又有些怀念。林子很安静,偶尔传来不同种类的鸟儿婉转的蹄鸣。少女一边观察周围的地形一边尽量小心地走着。

 

“扑扇——”

 

伴随着奇妙的摩擦声,感觉到头顶的光线一暗。少女停住了脚步。

 

仰头望去,只见头顶依旧是那宽大而繁茂的枝叶,仿佛刚刚连风都不曾吹过。

 

正在疑惑的时候,周围却突然仿佛开始飘起雪来一样。细碎的白纷至落下,她眯着眼睛环顾了一番,发现那竟然是小小的羽毛——纯白无暇,不知道属于什么鸟类。那声音再次响起并愈演愈烈——这次很明确了,是振翅的扑扇声。

 

少女刚想转过身来,眼睛却被冷不丁地蒙住。覆盖住眼睛的双手明显拥有人类的体温,伴着愉快得上扬的语气,青年男性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哟,被我的突然到来吓了一跳吗?”

 

下一秒,对方的手松开,少女随即睁开了双眼。

 

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

 

从发顶到脚踝,这个人全身上下都是雪白的。就连肌肤也是普通人难以拥有的、接近瓷器的透明一般的白色。金色的眼瞳在这通体的雪白之中格外抢眼,那宛如琥珀一般的颜色耀眼又妖艳,看久了仿佛觉得下一秒从那眼瞳里就能淌出蜜来。

 

少女就这样用怀疑的眼神直直地打量着他。饶是爱戏弄人的皇家御物,此时也免不了有些绷不住脸;他刚想说点什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少女接下来的一句话却彻底让他破了功。

 

“你该不会就是那传说中的检非违使吧!!!!!!”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鹤丸国永再也忍不住,索性敞开了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老子问你话呢!!”

 

“是是是,亲爱的……小姑娘,”鹤丸觉得自己快要笑出内伤了,自己作为付丧神也存在了上千年,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但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竟然被人认成作那股势力。

 

实在是,太有趣了。

 

“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是检非违使呢?”

 

“因为你看起来很可疑。”少女直言不讳地回答道。“哪有人一见面就吓人的?”

 

“哈哈哈嘛……也是呢,老习惯啦,抱歉抱歉。”鹤丸好不容易止住了笑意,“说起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姑娘你是审神者对吗?”

 

“老子是啊。怎么了?”


“……小姑娘家的用老子这个词……”

 

“老子乐意。你管得着?”

 

“是是是,”鹤丸不再继续拿她开玩笑,“不废话了,能帮忙看看这个家伙吗?”

 

在少女的注视下,鹤丸国永解开了外套,伸手掏出一坨瑟瑟发抖的小东西。那竟是一只银喉长尾山雀,此刻正呆萌地瞪着绿豆大小的眼睛望着他。

 

“这家伙……好像受伤了。”

 

“老子看看,”少女不容置疑地伸出手,谨慎地接过了鸟儿,发现果然腿部有折伤的痕迹,导致它完全站不稳,只能瘸着脚趴在少女的手心。少女凝视了它一会儿,便将另一只手掌轻轻覆在山雀的山上,闭上了眼睛,在心中默念起了符咒。

 

过了数十秒后,便从手心传来羽翼扑腾的动静。少女张开手掌,那山雀便从她手中一跃而起,直飞半空,兴奋地在两个人头顶打着转。

 

“哟,”鹤丸国永惊讶地睁大了眼,“我只是听说有部分灵力强大的审神者具有快速治愈的能力,不想今日有幸竟能亲自遇上,真的是开了眼界了。”

 

“这也姑且是活用力量的一个证明吧。”怎么说也算是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少女扬了扬眉毛,情不自禁露出了笑容。

 

“哎~那,难道还有别的用途?”鹤丸国永对这个女孩子的好奇心越来越重了,不由得凑上前去。

 

“有,不告诉你。”

 

“欸~”

 

“话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询问别人之前好歹也自报家门一下吧。别当老子是傻子。”尽管少女性子大大咧咧的,却毫不含糊。就算到此时她也依旧没打算放松对眼前这个人的警惕。

 

“嗯?我啊,我是……”

 

话还没说完,突然林间狂风大作,刚刚还隐约透进来的太阳光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整个树林的气氛一下子就阴沉下来。少女紧紧用衣袖挡住强劲的怪风,而透过指缝,隐隐约约看见就在不远的前方,妖光乍现,透出几个诡异的身形。

 

“哦呀哦呀,看来在自我介绍之前,有人来打搅了呢。”

 

清脆一声,刀剑出鞘。雪白的刀鞘和闪着银光的刀身熠熠生辉,与雪白色的青年在那一瞬仿佛融为了一体。青年向前大步一迈,俯下身来屏息凝神,突如其来的气势恍若能卷起风浪,白色的斗篷宛如羽翼一般振翅抖动。逆着光线无法看清楚他的神情,只见喉结轻微地上下抖动。

 

“鹤丸国永,参上!“

 


“喂,那个啥……鹤团子!”少女冷不丁地开腔,“你实战经验多少?”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刀了,虽然刚刚没有好好地自我介绍不过放心吧我之后会补上的……”来不及吐槽她的称谓,鹤丸国永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也就是说,lv1?“

 

“正是!”

 

“’正是!‘个屁啊!!!”少女一把扯过鹤丸的的袖子就往反方向狂奔,“跑啊!!”

 

 

 

4

 

“呼……哈……”

 

“好像……没有……追上来啊!”

 

一番夺命似的奔跑之后,两个人都有些喘。

 

“居然就这么甩脱了?”鹤丸国永有些怀疑。按道理来说,既然是已经进入据点触发了与历史修正主义者的战斗,不可能这么轻松就逃脱。他望着身后蠢蠢欲动的森林,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没……那么容易的,”少女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他,“老子跑出来的时候,稍微用了点力量让藤蔓那些生长速度变快了,估计……能困住那些家伙一阵子,不过……追上来也是时间的问题……”她下意识地就要去摸挂在脖子上的哨子,结果竟摸了个空。“啊……”

 

好像是,在刚刚跑的过程中掉了。

 

“说起来,我从刚刚开始就想问了,”鹤丸国永开口,“你的部队呢?你总不可能是一个人过来的吧?”

 

“呃……老子让他们在资源点待着了,本来想先探个路来着……“

 

“喂,你还真是心够大的啊??”鹤丸国永先是吓了一跳,随即重重地将手肘抵在少女的肩膀上,将脸凑近了她。少女被这突如其来的压迫感吓了一跳,两个人的鼻尖几乎都要挨到一起了。

 

“不过,既然以后成了我的主人,我可不允许你这么肆意妄为了哦?”

 

弦月一般半眯起的金色眼瞳近在咫尺,毫不退让地盯着她,有不属于自己的温热鼻息轻轻呼在脸上,少女莫名地感觉心跳漏了一拍。她张了张嘴,竟然什么也没说出来。

 

“你你你你……太近了!”半晌她仿佛终于回过魂来一般地,一把将鹤丸国永推开。

 

“啊?是吗。”鹤丸倒是丝毫不尴尬地笑了笑,紧接着敛去了笑意转过头,“哦,姗姗来迟啊。”

 

而此刻,眼前的景象又与先前不一般了。

 

风扬起沙尘,一瞬间就弥漫了天际。排山倒海般的声响如炸雷一般,以雷霆万钧之势从森林的方向袭卷而来。伴随着这股巨响的是逐渐升起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两人直冲而来的滚滚黑烟!浓重诡异的黑色里闪现出影子,那是……与之前所见截然不同的、亮着獠牙利爪的青鬼!

 

“鹤丸,你退下!”少女厉声喝道,一个直步上前,以手为圆心,数米作径,一道结界般的屏障就此筑成。

 

“咣当!”而对方动作更快,已一枪直戳而下,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剧烈的波动让少女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在地,鹤丸眼疾手快地拽住了她。

 

“主,”鹤丸将少女扶起来,“抱歉,我要求出战。”

 

“不准去——!!”少女几乎是吼了出来,“你既然是老子的刀,就得听老子的!今天老子就是死在这里,也决不让你伤一根毫毛!!。”

 

话音刚落,对方便再次袭来。纵是灵力强大如她,也竟能没完全抵挡住这一击。强有力的刀身打破了结界的一角,顿时箭矢如雨。鹤丸国永抽刀将迎面而来的箭生生斩断,却未料有长枪趁虚而入,直直地向少女戳来。

 

他大吼一句“当心!“身体却比言语先快,硬生生地替少女挡下了那一枪。鹤丸国永只觉得身体一凉,鲜血便如同泉涌,刹那间染遍了雪白的衣裳。

 

“鹤丸!鹤丸!”少女看到这画面,觉得几乎要晕厥过去,她忍着心中撕裂般的痛楚想要冲上前去,却被对方执拗地挡在身后。

 

“主啊,刀剑呢,生来就应当被用来战斗的。”鹤丸国永沉声说道,“用来保护重要之人,和用以开辟心中之道。今日你我相见,便是缘分。我愿为你披荆斩棘,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若是被束之高阁,则枉为刀剑!”

 

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衣襟炸裂,真剑必杀!

 

“所谓的鹤啊……不沾染鲜血的话,怎么能叫鹤呢!”

 

 

 

“虽然说的很精彩,不过还是请悠着点吧,皇家御物的鹤丸国永大人!”突然之间,伴随着马的长鸣,清朗的少年音在身后响起,“否则,您这要是碎刀了,我家主上回去可是会哭鼻子的哟!”

 

两人闻声惊诧地转过头去,只见一行六人,为首的是身着黑红西洋制服的少年,紧随其后的有一身铠甲的,浅绿长衫的,个子小巧的,他们打扮形态各异,脸上露出的确实相似的坚定神情。

 

“久等了,主上!”加州清光开口,一只团子般的小鸟从他的肩膀上飞起,在众人的上空久久盘旋,“多亏了它我们才能找到这里,下次可不准乱来了啊!”

 

“你,你,“少女又惊又怒又喜,“老子要你管!”

 

“哈哈哈哈哈哈哈……”换来的是众人的哄笑声,加州清光笑够了,沉住了脸色,抽刀一指,“喂,那边的,鹤老爷子,看你爆真剑了,还能战斗吧?一起把这群家伙解决了?”

 

“嗯!”鹤丸应声,便一同做好了迎战的准备。“

 

“要上了哦!一举拿下吧!“

 

“哦!”

 

 

 

空中回荡着众人的喊杀声与刀剑相撞的金属声。少女呆呆地望着前方厮杀的人、马、异形,泛着光的刀剑划出漂亮的弧度,她竟觉得眼角有些湿了。

 

“缘分……吗。”

 

有意思的人呢。

 

 


Fin

 

 

哇哇哇!!终于写完了!完结撒花!

 

后话当然是要用来告白了!不知道鱼太太吃得开心吗XDD也感谢所有愿意读到这里的你


首先要大力鞭打一下我这个拖延症,其实知道鱼太太的生日是去年的事情了,但是真正从写到完工,不忍心说只用了三天……而且前两天还是在摸鱼打诨,最后一天才急如疯狗。(

 

说到魔方鱼太太,之前其实并不是特别熟悉,只是因为我小号关注了所有画/写刀乙女很棒的太太(咳咳)一次偶然的因缘巧合,我有机会跟鱼太太的小号互fo了。其实最开始也没想太多,我只是想舔舔太太的黄图然后顺便当个不知名的little fan,但是正因为后来跟鱼太太的互动,让我彻底喜欢上了她。

 

我觉得鱼太太本身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会在小号发牢骚说老妈今天又视奸我啦,今天去那个公园被鹿咬了啦,(啊包括当时夸我的黄文好吃,真的是超级感动!!)等等等等,看到了就让人想要在屏幕前会心一笑的内容。然后黄图也非常的美味可口(咳咳)画风和人体和色彩,其实都是我非常欣赏的。并且我记得鱼太太也曾经非常谦虚地跟我说过,自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什么的。而在我看来非常优秀的人,还拥有这样强大的进取心,真的是非常让我欣赏和佩服。然后包括鱼太太对于评论的态度(我记得原来公开说过是看到必回除非无意漏掉了)事实也确实是这样。我觉得作为一个太太来说,这应该是很难能可贵的一点,所以就在这样的互动中,我就越来越欣赏她了。包括为她写生贺的契机,也是因为之前在小号发现她悄悄地列了一条po把所有亲友的生日都记录下来提醒自己肝生贺。

 

这样优秀、内心柔软又强大、又有趣的女孩子,便是我在研究鱼太太之前漫画中的早樱后又私心添入的附加值。

 

想必这样的审神者,会得到鹤丸的垂青、本丸其他刀的爱戴是必然吧?也再次,祝小情侣幸福美满地走下去~

 

最后再次,祝鱼太太生日快乐!

 

 

 

*^^*夕月

 

 

评论
热度 ( 73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