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花言葉

*山姥切国广x女审神者

*HB to  @湾菓 

*将这篇文送给果天使,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关照,喜欢你的真诚和毫无保留的善意,也希望这颗温柔的心可以陪伴你,一直一直。生日快乐!

 

 

 

“红玫瑰的花语是热情,和激烈的爱;白色的则是代表天真,纯净,而粉色的是……”

“嗯,什么什么?”金发的少女迫不及待地打断了对方,“就算是同一种花,不同种类也会有不同的含义吗?”

“是呀!不仅如此,如果把两种以上的花搭配在一起,那意思又会变得不同了呢!”

“哎!好厉害……”

 

看了一眼还在滔滔不绝的花店老板,和一脸专注地倾听着的审神者,山姥切国广不由得在内心叹了口气。尽管解说上来说是没有什么差错,但是不管怎么看店员都有在捆绑推销的嫌疑。他百无聊赖地环顾了一周,发现尽是一些不认识的品种。也对,花鸟虫鱼这种风雅的事,本来就应当与刀无缘——起码是和他这样无趣的刀无缘。

 

他又将视线放回了少女身上。现在正是午后时分,暮春的独有光线温暖而和煦,透过窗子零散地折射进来,而其中的一束恰好落在少女身上。暖金色的光与暖金色的头发相得益彰,蜜棕色的眼瞳时不时眨两下。仿佛从那双眼睛就可以读懂她的内心一般,山姥切一下子竟觉得世界都安静了下来。这一屋子色彩各异的花,混杂在一起却有种恬淡的香气,在时不时通过门帘的微风之下偶尔发出细碎的声响,宛若天国的耳语,迷人又静谧。

 

“国广!国广君?”在愣神的时候,不经意间少女已经窜到了他的眼前,那双会说话的眼睛笑眯眯地盯着他。也不知道是距离太近产生的错觉,还是在花店里待久了的缘故,近在咫尺的少女身上也弥漫着一种淡淡的好闻气息,这让山姥切国广情不自禁地觉得脸上发烧。他不自然地干咳了两声并下意识地拉了拉自己的帽檐,“那个,什么事?”

 

“我啊,想买一些花的种子拿回去本丸种,国广君觉得什么花比较合适呢?”

 

“我觉得无论什么都可以啊,你觉得喜欢就好了?”山姥切几乎是想都没想就说出了这句。

 

对面的少女只是微微一笑,好像意料之中又好像有一点失望,她转过身去,赌气一样地微微努了努嘴巴,“什么嘛,国广君就这样敷衍我吗?”

 

“啊,我不是……”山姥切国广慌乱地开始解释,满意地看到他不知所措的样子,少女以不被人察觉的弧度弯了弯嘴角。

 

虽然并不是真的觉得对方是在敷衍,但是少女还是觉得有必要纠正一下这个人总是觉得自己无关紧要的想法。从很久以前就开始这样,尽管少女有很认真地在告诉对方,你不是什么谁都代替的仿造品,也不是即使受伤都无所谓——她看着他开始仔细地挑花的背影,名为爱慕的情愫又再次在胸口弥漫开来。

 

这份唯一又热烈的感情,到底要如何传达才好?

 

 

 

“……你,觉得这个怎样?”

 

“嗯?我看看……”

 

少女凑上前去,却惊讶地发现山姥切手指的方向——那是,小到几乎无法辨认出花瓣形状的白色花束,在一大片姹紫嫣红之中显得尤为不起眼。长长的枝茎之间,如同繁星闪烁一般点缀着的小小花球,又仿佛清晨的云雾或是傍晚的霞烟,朦胧又温柔动人。

 

确实是很像山姥切会选择的花呢……少女这么想着,不由得向对方望去,却发现山姥切刚好也在看着她,两个人一下子对上了视线,瞬间觉得有些尴尬,又齐齐地转移了目光。

 

“哎呀,”店员走了过来,“是决定要这种花了吗?这个叫做满天星,花语是思念,配角和单相思,不过看两位气氛这么好,想必是恋人吧?那样的话……”

 

“恋恋恋恋恋人??”少女一下子变得满脸通红,情不自禁地张大了嘴巴。而山姥切的思维还停留在店员的那句关于花语的解释,他眼睛里看见的是少女红着脸忙着和店员解释的样子,却并没有把剩下的话听进去。

 

配角和单相思……吗?真是讽刺啊。那样的话,确实还挺适合他的呢。

 

“要不就要它了?”山姥切平静地开了口。

 

“哎?啊?怎么这么突然……”少女惊讶地望向他,犹豫了一下之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好主意一样地开口,“不过如果国广君喜欢的话……!”

 

小如星辰一般,可有可无的花;比起周围的那些大片大片的彩色,这花简直就如同陪衬,默默地盛开在这不起眼的角落。山姥切国广蹲下身来,仔仔细细地端详起它来。

 

竟然不知不觉带上了一种怜爱。

 

脑海里莫名地浮现出了少女的笑容,那是如同宝物一般,纯粹得不带一丝杂质的笑——这是打第一次见面起,山姥切就留下的印象了。像春天里的第一缕暖阳,又好像破冰的川流。但是它终究太耀眼了,耀眼得让自己觉得始终无法靠近。

 

他不想让她为难,也不知道这种自己不知道何时产生的异样感情会不会给她带来困扰。他甚至无法想象,若是少女知道了他的这份心思会不会恐惧或是排斥他。自己终究是在逞强啊,是仿品,是配角的这份心情,他比谁都明白。

 

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

 

“国广——!种子买好了,我们回去吧?”少女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路,山姥切回头望去,少女已经买好了花种,正在门口向自己招手。

 

“嗯……。”

 

“国广,今天吃完晚饭跟我来怎么样,给你看好东西!”少女的心情似乎很好的样子,走路都有些兴奋的样子,红扑扑的脸蛋在傍晚的夕阳下显得格外可爱。

 

“嗯,倒是没什么问题……”

 

“那么,就约好了哦?”少女紧紧地盯着他,那副样子就像怕他下一秒就反悔一样。山姥切国广不由得觉得有些好笑,刚准备开口,却发现少女望着他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国广君笑起来的样子,真好看!”

 

山姥切国广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这个人啊,该说她没有自觉呢,还是……

 

“别说漂亮之类的话。”

 

“好好,知道啦~”

 

真是的……山姥切将头转向了一边,以防少女看到他现在的表情。

 

总是这样直白地说一些让人误解的话,再这样下去,自己到底又能掩饰到什么时候呢?

 

 

晚饭后,山姥切国广如约来到少女的房前,却发现少女正蹲在门口新搭建起来的小花坛边上,聚精会神地不知道正在做些什么。他走上前去刚要开口询问,却看见少女转过头来,无声地对他比了一个“嘘”的手势。

 

不知道少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山姥切索性也闭了嘴,就那样静静地看着少女正目不转睛的方向——那是花坛里两颗稚嫩的芽,刚钻出泥土,露出鹅黄色的尖角。紧接着,他忽然感受到一股灵力的波动,不可思议地向少女望去,发现她竟然在通过指尖向这两株嫩芽传递着灵力!那两颗芽就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在山姥切国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长成了完好的花束,而下一个瞬间——几乎是在同时,在这宁静的夜晚,伴随着一丝轻微的声响,两株花“噗”地一声,绽开了。

 

山姥切国广一下子站起了身来,难以置信,眼前的两株花,一株确实便是自己下午所选的满天星,而旁边的一株,则是娇艳欲滴的红——一大朵红玫瑰。他疑惑地向少女望去,却看到的是她得意又窃喜的笑脸。一下子没搞明白情况,他直接僵在了原地。

 

“噗……哈哈哈,国广你的反应太好笑了啦……哈哈哈……”少女一边笑一边用手捂着肚子,山姥切不由用手扶住了脸。

 

真是的……什么情况啊?真是饶了我吧。

 

“对不起对不起、国广的反应太好笑了,所以忍不住想要戏弄你一下……”少女好不容易才止住了笑,紧接着严肃起来,“我知道哦,国广你下午在想什么。”

 

山姥切国广吃惊地看向她。

 

“你的表情啊,全部都写在脸上了。”少女蹲下身去,将两株花折下一起捧在了手上,递到他的眼前,“你可知道,这两种花放在一起是什么意思吗?”

 

“是,情有独钟。”

 

山姥切国广为之一震,夜色已晚,但是少女的神情在月光下却格外清晰和认真,那双眼睛就那样直直地盯着自己,毫不掩饰那份源源不断流露出的爱意。

 

“国广君,我不知道你对我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喜欢你,这份心情,和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我不管你是不是仿造品,但是在我的眼里,你就是独一无二的那把刀,那个人,谁也无法替代,谁也无法比拟!“

 

大声地说完了想说的话,少女竟然发现自己的手心全是汗,刚刚的勇气仿佛已经烟消云散,甚至连直视对方都做不到,不禁捂住了脸。

 

呜哇……真是做了大胆的事情呢。

 

突然,一双手臂伸了过来,少女没有防备,下一秒就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我,对你,也是同样的……”

 

熟悉的体温,熟悉的声音,最最期盼的话语,少女仿佛获得了大赦一般松了一口气,却感觉到对方正在温柔地用手摩挲着自己的发顶,刚想要开口忍不住又噤了声。

 

宛若婴儿的呼吸般轻柔,又如花草的窃窃私语,有什么温热的东西在自己的额头飞快地停留了一下。少女抬头望去,山姥切的脸庞隐没在月光的阴影之下,但是还是能看到他发红的脸颊,以及虽然害羞却注视着她的目光。晚风习习吹来,温度却没有下降的趋势。

 

今晚月色,甚美。

 

 

 

Fin

 

 

评论 ( 4 )
热度 ( 51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