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近侍曲印象②(安+兼+宗+切)

*请务必自带BGM阅读

第一弹曲印象走这里


*大和守安定


——像轻风吹过,像云散日出。

你听到了吗?

春樱绽放的窃窃私语,指尖抚过的流水溅出的细细水花,鬓角发丝的微微摆动。

他一睁眼,便是晴空万里。

蓝天卷挟着世界,星辰洒满了宇宙。

繁花盛开。不知名的少年披上了羽织,扎起了马尾,跟着执起他的少年笑着踏上了旅程。从此世间变幻,风起云涌。

从田舍到京都。
从寒冬到炎夏。
从壬生狼到新选组。
从宗次郎到冲田总司。

烈焰染红了天际,鲜血流遍了城墙。那振聋发聩的名字并不是他,但是他有多荣耀,他就有多荣耀。他是他的主,是他诞生的意义,是他争相模仿的对象。执起他的手从不踌躇,看向他的眼神从不犹豫,利刃撕裂空气的声音无数次回荡。

每一次被挥动,他的胸口都在微微颤抖。刀剑相撞,无尽的石子投进了碧蓝的湖水。于是止水被激荡起一圈圈涟漪,于是巨大的响声引起浪潮共鸣。

你听到了吗?

但待繁花落尽,遍地狼藉。

少年伸出了手。

这条路,我来替你继续走下去。



*和泉守兼定


青烟弥漫。

试卫馆,喊声四起,汗水四溅。

青年长发舞动,衣袂翻飞;金属饰物叮当作响,镶边锦袍夺人眼球。

他与谁都不同。

有人外强中干,有人内敛无表,而他,两者兼备。

而他确实又是与众不同的——他出生的时代,枪林弹雨,漫天扬沙。

敌强我弱。再锋利的刀纵使能刺穿肉体也挡不了子弹,再锐气的剑法也扛不过新时代的千军万马。

那是刀剑即将终结的年代。

熊熊大火燃得猛烈,那火星在空中哔剥作响;机器轰鸣,大地颤抖。听不见号角,只听见炮弹落地的巨响,然后天边盛开起了一朵火红的艳丽梅花。

这是一条不归路——他深知这点,却义无反顾。跟着还守在最后一线的主,昂首向前。

违抗历史是有代价的。华贵的刀饱经了风霜,于是变得伤痕累累——一头长发打了结,一身华服褴褛不堪,各种饰物参差不齐。只有眼睛变得透亮透亮的,像是被打磨过的翡翠,又像是夜里看见猎物的野兽。炯炯有神,闪闪发光。

但他不后悔。

只因他深爱那羽织,无法抛弃。



*宗三左文字


——他从未见过这世界。

自从被那个人收入麾下,世界对于他来说,永远是一间封闭的房子。他透过窗看见花开花落,春去秋来。

他看见人,看见很多很多人。

他们看他,那眼神有艳羡,有贪婪,有欲望,有野心。而他永远是那高高架子上的座上宾,被封锁在金银牢里的凤凰。纵使他看他们的眼神再不屑,脚上的镣铐也不允许他移开目光。

沧海桑田,几经易主;他被所有的权贵高谈阔论,人们将他视为能夺天下的祥瑞,无人匹敌的身份象征,他被高高地供着,被完美无缺地保护着;那刀刃磨了又磨,雪白锃亮,没有污渍和裂痕。

却单单没有人记得,他是一把刀。

他无数次想象着战场的样子,却未曾沾染过一滴鲜血。

笼中鸟,笼中鸟。

几多哀愁,无人诉衷肠。



*压切长谷部


天飘起了细雨,他目睹一行人在泥泞的道路中前行。那个人转过身来,将他赠给了他人。

雨水顺着额角发尖滑落,打湿了衣裳。紫色的眼眸中不带感情,压切长谷部知道,从一开始自己便注定只能冷眼旁观。

古怪、多变、暴戾,却又受万人爱戴称颂。格格不入使他成了一代英杰,他也因此与他的名字紧紧相连。

但这羁绊是世人给的。这份感情说不上爱,说不上恨。时光太过短暂因而没有深重的厚度,但待察觉之时已经无法逃离。

于是他不再是那个人的刀,但却被迫以一个崭新的身份看着他,看着他意气风发,看着他快要一统天下,看着他鲜衣怒马,高唱着歌向前大踏步奔去——而没有注意到前方已是悬崖断臂。

熊熊烈火迸发而出,猛烈得快要点亮了整个夜空。爆炸声、枪炮声、喊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压切长谷部闭上了眼关上了门。不看,不闻,不问。他转过了身,昂首向新的主走去。

眼眶湿了。



后记:

这一篇是接着上次第一弹之后,接下来的近侍曲。

应该说感触良多吧。事实上之前根本没有想过,本命的曲子会在第二弹就出来。大和守安定篇的印象,就是我在不断回放着回放着曲子边写下的文字。

手指像是着了魔力一般地不断地敲打着。闭上眼,他的一生,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在脑海里喷涌而出。鼻子酸酸得几次几近哭出,停不下来。

千言万语不言谢,只能赞美治树。

另外,这次的其他三人,应该来说也是听得相当心潮澎湃。很巧,其中有两位都是基友的本命,平时有意无意就会关注多一点。兼定,宗三,长谷部,应该来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广为传颂的故事。或是佳话,或是哂笑,都是无法抛弃和忘怀的过去。

这些故事,就在曲里调间,虽无言,你却能懂。

fin

评论 ( 7 )
热度 ( 79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