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

花了很久很久做出这个决定,可能是真的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发安月相关了。

这个很长时间是多久,我也不知道,也可能一不小心就是永远吧。

之前答应其他家婶婶的债还是会争取慢慢还完,这个请放心。

尽管文件夹里还躺着前阵子画的一些草稿还没完成的图,想想也算了,以后如果有缘,画完发吧。

在三年前喜欢上安定的那一刻其实就能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但是其实没有想到来得这么猝不及防又这么虚无缥缈。如果要问我发生了什么,我其实觉得什么也没发生。说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也不大算得上,只能说是……想换个心情重新来过吧,仅此而已。

其实早就该发现了,或许当第一季花丸出炉的时候,我就该走了,没想到还能倔强地停留这么久。其实也是非常感谢这一段时光,让我有幸出了自己最想要出的本,约到了最喜欢的太太画封面,还因此结识了我最好的朋友。这段时光真的很奇妙,既包含了我目前为止的人生最黑暗、最痛不欲生的岁月,也包含了我人生中最留恋、最想重来一次的精彩。这就是所谓的祸兮福之所倚吧。倒霉到头了,总能迎来人生巅峰。

所以我那个时候没出坑。因为在最最喜欢他的时候,我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我想趁着最后还有这点余火一样的激情的时候,燃烧亮到足以照亮整个夜空。

我觉得我当时做到了,我很开心。

画画也是。我并非科班出身,所学专业和美术没有半点关系。从一开始根本就是幼儿园涂鸦水平,大三大四的寒暑假混在一群由小学生初中生组成的画室里从零开始学画画,到现在这个程度。我不知道到底我有没有天分,但是我毫不犹豫地说我为我付出的努力而骄傲。我在刚喜欢上这个角色的时候没能为他做到的事,我想要一件件补回来。

但是最讽刺的事是,我最喜欢他的时候,恰恰是我最青涩、什么都做不好的时期。

喜欢安定之前,我没写过BG,只有差不多高中时期在贴吧胡乱写过一点耽美。什么水平也不提了,反正就是瞎几把乱写的程度。

喜欢安定的时候不知道脑子当时中了什么邪,同人圈那么主推的BL反正是没吃下来,反倒是走上了乙女的道路一发不可收拾。然而就算是刀剑红透半边天的时候,乙女粮也是少得可怜,所以当时没忍住自己割了第一篇腿肉。现在回看,用词生涩、僵硬、逻辑不通顺,剧情不完整。按照现在的我的标准,估计当时的那个我会一巴掌被现在的我拍飞。

但是为什么呢,就是写得这么差劲的一篇文字,现在的我其实回看还是有许多羡慕的。就好像真的在谈恋爱一样,这个小女孩的字里行间都掩饰不住那股透着害羞的喜欢。

因为喜欢,所以很多词不敢用,很多剧情设置小心翼翼打着擦边球,生怕走露了半点自己内心的想法。看着有些尴尬,又有点害羞,还很想笑。

让我现在看了只能感叹:这就是那个曾经最最喜欢他的我啊。

「我不知道这种感情是否该被成为单方向的暗地思恋……或者爱慕。」

「看到他的时候心脏跳动得飞快,变得不太敢和他对视;偶尔被叫住都觉得非常期待,只要和他待在一起就会特别的高兴。」

「有时候想要大声告诉所有人他的帅气他的可爱,有时候又想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小气地把这样独一无二的他藏在我的心里」

以上是我在《告白》里的开头。

我觉得形容喜欢一个人的心情,这三句话未免太过精准了。没有办法,这就是当时我自己的真实所想啊。

我想要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看到这么棒的宝贝,但是要是真的有了同担,心里也会时不时会有点小小的醋意。

我明白这一切很可笑,但是当时的我依然抵挡不住这颗热烈的喜欢的心。我恨我自己写文速度慢,不会画画。脑子里太多的梗想要和人分享,却大部分都是一闪而过的快乐。以我的龟速,能将他们记录下来的也就那寥寥无几。

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开始学画画了。

三年前的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三年后的我可以做到这个程度,不管是文也好画也罢,我相信我现在的自己已经具备了三年前的自己想要拥有的能力。但是三年前的我也没有想过,真的具备了这样的能力的我,回忆得起最喜欢他的自己的模样,却再也写不出这样的句子了。

《花丸》的打击是毁灭性的。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毒奶上是一把好手。当初花丸刚播出的时候,我有几个同担和朋友都在安慰我没事,当作同人看就好了。只有我自己内心有种莫名的预感——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如果说只是普通的卖卖腐之类的其实我倒都能接受,但是问题是,花丸在对于安定这个主角的塑造上,将他在游戏中应有的人格,彻底阉割、和扭转了。

一部以设定框架和玩家yy为底钱爆红起来的人气ip游戏做出的第一部动画,说实话影响力真的不是闹着玩的。玩过游戏的人会关注,更重要的是没玩过游戏的人也会关注。这部动画就是给好奇的人接触这个游戏的入口,所造成的对于认知态度的颠覆性差距可想而知。

结果就是,老玩家被一个个气走,新玩家喜欢上的角色和老玩家不是一个人。

尤其对于安定的粉来说,这是板上钉钉的结局了。这是很无奈的事,但是没有办法,这部《花丸》,影响就是这么大……黑它是小公司也好、黑它原来是做百合动画的也好,在实实在在带来的人气和流量面前,不堪一击。资本,盈利,是不会讲道理的。能赚钱,商家就会花最大的力气去维护它。

这话两年前我还没敢说出口,然而看看今天这副光景——鸟越在花丸播出之后对安定的演绎仿佛就像是磕了药一样换了一个人,原本同人对于安定的塑造都是大魔王、腹黑毒舌,换成今天一翻不管什么同人,娘唧唧地戴着樱花夹子笑都是标配……虽然我也并不赞同前者对于安定的塑造,但是后者,让我越加的感到被侮辱、欺骗和发自心底的恶心。

说实话,我讨厌这样的自己。我看到他不再不由自主地笑了。现在看到任何一张同人我内心的第一反应都是去辨别这画的是花丸的安定还是本丸的安定。

我明白这跟角色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我还是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写下自己心中的他的故事……可是这是坚持不久的,我一开始就知道。因为打从事情向着这个方向发展开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那个最开始的、我最喜欢的安定,回不来了。我每每看到关于花丸“大和守安定”的所有资讯,不是尖叫着转发,而是默默地屏蔽;明明长着一张一样的脸,我却打心眼里祈祷,拜托了,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样的做法,和自欺欺人又有什么差别呢?

如果说一开始的我是在等待,等待奇迹的发生,等待官方出的下一个关于安定的作品能够带来和那个花丸不一样的他,那么现在,大抵是已经死心了吧。

就连极化,我也对自己说了谎——我可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喜欢极化安定。来回比较下语音其实能发现,毕竟市来完整配了一期动画了,不论原因,极化的安多多少少带上了花丸的影子。不信可以比较去听未极化和极化的刀帐语音。

这可能是在我前一阵子把近侍换成了没有极化的安定的缘故。换了近侍我就下线了,直到今天再上去,听到没有极化的他的声音,突然有种热泪盈眶的感觉。那一点细微的、却又完全不同的差别,或许在这一个瞬间才被我完完整整地捕捉到。

人在很多时候总是喜欢去怀念过去的日子,但是当只有怀念的时候,也极其容易被自己的情绪影响和无法释怀。我承认在身为旁观者的时候,我会觉得这样的感情和状态极其迷人,毕竟曾经的我就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喜欢上了安定,喜欢他所以去看新选组的所有书和剧,去玩和他前主有关的游戏,然后更加为此沉沦。那时的我心里并没有什么不安,因为我相信在我安排的世界里,我能让他走出来并给他带来幸福的结局。可是时至今日,到了自己成为了局中人的那一刻,我才能明白这样的纠结、痛苦、不安是多么令人难受和矛盾的情绪,更何况那曾经是自己最最挚爱的人。

——只是个纸片人而已,没必要太过认真。

这话我早已经对自己说了一千遍一百遍了。

可是不认真即是无所谓,无所谓哪来称得上喜欢?强迫自己去忘记,去不在意,去忽略,去过滤——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依旧是那个五彩纷呈、有着自己的道路依然能影响我、令我无条件去追随的人,而不仅仅是在我头脑里一个任我捏造的泥人,一个自己幻想成形的影子。

所以,就此别过吧。

现在的我,什么也说不了,只能说一句:后会无期。




评论 ( 37 )
热度 ( 44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