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かねば、闇にへたつや、花と水。|大和守安定恋爱中

山中鬼

*大和守安定x女审神者

*以刀剑乱舞乙女向六十分“被付丧神附身的审神者”为主题

*请多关照。

 

*

“嘭。”

那是轻微的火苗扑扇声——昏昏暗暗的房间里,一颗豆粒大小的光灼灼燃起。裸露着的长芯子在空气中闪着虚弱的光,快要殆尽的蜡油时不时沾到了火苗的热度,然后就惊慌失措地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女人屏了一口气,端着蜡烛,蹑手蹑脚地在狭小又闷热的房间里走着。脚尖时不时碰到地上杂乱摆放的瓶瓶罐罐,衣服布料,她每当碰一下就赶紧缩回脚,尽量控制着自己不要发出过大的动静。

几乎走到了。她在心中盘算着,边弯下腰来,十分小心地打算把蜡烛放下,却冷不丁地在黑暗中看到了一双盯着她一动不动的、倒映着烛光的亮眼睛。

——她差一点就要尖叫出来,不过声音到了喉咙,她还是硬生生地吞了下去。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轻声细语地开口道:

“怎么还不睡?志津子。”

“妈妈,我睡不着。”

“这孩子。”女人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女孩子的额头,“不可以因为这种事情撒娇哦。已经很晚了,快点……”

“妈妈,妈妈。”女孩子有些急切地打断了她。她吞了口口水,然后听见她问道:

“妈妈,你知道‘那座山’吗?对……就是从城下的中津川一直向北走,河堤和樱马场交汇的那个地方,那座‘姬神山’。”

“我今天听嘉五郎他们说了,”话讲到这里,女孩子突然一副胆怯、却又有些神秘兮兮的腔调:

“那座山里,有‘山鬼’大人在哦。”

“这种事情不可以乱说!!”女人听到这里,突然一改刚刚轻柔的腔调,激动得甚至是尖叫起来,那双柔和的眼睛也突然瞪得溜圆,在昏黄的烛光下看起来尤其可怖怕人。

直到她看到了,自己女儿那张因为她的举动而吓得惨白的小脸,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之后,她索性跪坐了下来。

“抱歉志津子,吓到你了吗?”

“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

那是前年……还是大前年的事……?抱歉,我有点记不大清楚了。

……反正就是发生那场可怕的流血冲突……发生在池田屋的那年……对,元治元年,前年来着。

烛光微微抖动了一下,女人的声音也稍微停顿了一秒钟。

啊啊,其实说来也并非什么大事。只是有一次我要去临县办事,当时你知道——因为战乱大路根本都不好走——虽然现在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总之我抄近路了。就偷偷摸上了姬神山,打算从那里直接翻过去。

然后就在那座山上,我见到了……可怕的鬼,对,可怕的鬼。

那可真是骇人啊……你听我说,志津子。在那之前,我这辈子没有见过鬼,顶多只是家乡的老人们说过,鬼穿着虎皮,头上长角,拿着大棒罢了——可是那真正的鬼,赤面獠牙,头上是巨大的犄角,浑身散发着黑气,眼睛泛着红光——而且,要比人高不知道好多倍——

说到这里,女人的表情又紧张了起来,仿佛回忆起了彼时的场景那般。

“然,然后呢?”
志津子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小手不自觉地将破旧的毯子拽得笔直。

“然后啊……”女人说到这里,像是终于舒了一口气一样,脸上紧张的表情也慢慢消逝,有笑容从她的脸上浮现出来。”

“然后山神大人出现了。”

 

*

“妈妈,我没听懂。”女孩子的语气有点茫然。

“是这样的……”女人又停了下来,仿佛在组织语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开口又说道:

那大概是一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少女吧,她像是夺命一般地向我奔来,然后突然瞪大了眼睛向我使劲喊:

”为什么?!!快逃!!!!“

逃是肯定来不及了的。况且我当时双腿发软,没有一屁股坐在地上已经算很不错了。然后我就看见她,一个跨步就挡在了我的前面,然后从侧袴的腰带中抽出了一把刀……对,就是武士大人们用的那种长刀。

我当时又怕又惊讶得不得了,所以她下一个举动,简直是又把我吓了一大跳,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她居然拿着那把长刀,一把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女人讲到这里,心有余悸地用手抚了抚胸口。

我当时真的是完全状况外,连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都完全不知道,甚至做好了命丧于此的准备……

然后,神奇的事就发生了。

我只来得及看到她摇晃了一下,然后紧接着就站直了。站立的姿势、握刀的姿势,甚至连浑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场,都和之前迥然不同。

她背对着我只说了一句话——那句话我到现在还记得——

“‘既然做出了让我伤害主人的代价,就说明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对吧?’”

女人又停了下来,像是在回忆,又像是在憧憬。

那可真是帅气啊,与之前那股焦急的语气不同,镇静、冰冷、又带着源源不断的杀气……然后我就这样,看着她举着长剑,冲了上去。

“……后来呢?”

“后来他们就一起消失不见了。”

 

 

*

志津子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身着羽织的少女在繁茂的山林间快速地奔跑着,浅粉的衣裳在绿林中快速地飞动,像是开出了一朵花,又像是燃起了一团火,娇艳绮丽又夺人心魄。

然后她看见她身穿长褂、头戴斗笠的母亲吓得坐在地上,然后少女停了下来,挡在她的身前,抽出长刃就那样对着自己的胳膊划了下去。

血流如注。红色的血滴滴答答地溅落在闪着寒光的刀上、白皙的手臂上、浅粉的羽织上。少女不知道是因为痛楚,还是因为眩晕,皱紧眉头闭紧了眼。然后在她睁开眼的那一个瞬间,志津子清楚地看到了,她那双宛如紫水晶一般的瞳里,隐隐约约泛起了犹如天空一般的蓝色。

而彼时更奇妙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了她的母亲没有给她描述的一幕——

少女的身后,立着一个少年的身影。说是身影,是因为比起少女,那个少年的感觉似乎更加虚幻飘忽,以至于她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山中升起的烟雾带来的幻觉。

那少年一头乌蓝的碎发,高高地束着马尾,两只蓝眸子目光如炬。他高举起了手中的剑,摆出了和前面站着的少女一模一样的动作,然后说:

“既然做出了让我伤害主人的代价,就说明你已经做好觉悟了,对吧?”

手起刀落,气如裂帛。

 

*

志津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她揉了揉眼睛,想起了昨晚的故事和昨晚的梦,就连鞋子也没来得及穿,就光着脚跑出去,找到了正在后院晾衣服的母亲。

“妈妈!妈妈!”她奔跑着,高声地叫着:

“我知道了!那不是山鬼,”她说,

“那是山神大人,对吗?”

“对呀,”她的母亲柔声说道。

“太好了!有山神大人的庇佑,那些可恶的端着洋枪洋炮的家伙也会被赶走,对吗?”

“对呀,”女人笑着摸了摸她的发顶,“一定会是这样……”

“战事会结束的。”

然后她抬头望向远方的群山,望着山顶缭绕的白云说道:

“承蒙山神大人……那些鬼魅一般的叛军会被击败,武士大人们最终一定会赢得胜利的。”

 

 

 

Fin

 

 

 

后记:

审神者与刀剑的任务是维护“正确“的历史,而溯行军维护的是”错误“的历史。

但是活在当下的人们并不知道结局,因此历史对于他们来说是最接近真实的存在,也是能够充满希望的存在。

如果对于人们来说,能够给予幸福的是“神“,给予杀戮的是“鬼”的话

审神者与溯行军,对于即将迎来破碎的梦的人们来说

究竟谁才是“神”,谁才是“鬼”呢。

 


评论 ( 6 )
热度 ( 82 )

© ゆう月 | Powered by LOFTER